第七十五章喂我

重生之我竟然是无脑女配

2022-01-15 22:30:23

白衣王子墨

资讯 | 连载

伊娃不出乎意料的来到营地,这是她第一次来到难民营,伊娃难得起了个大早,她的心情相当恶劣。

派过来监视王子墨和林白美的女仆,用手机对她汇报有个叫丽娜的女人挨了,林白美几个大嘴巴。

看来情敌又多了一个,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伊娃皱着眉头,听女仆小声的说。

“小姐,坐在离屋子最近的就是丽娜。”

伊娃家的女仆,指着丽娜的方向对她们的大小姐伊娃说。

“又一个不要脸的小婊子,我治不了林白美还治不了你吗?”

伊娃恶狠狠的说,就好像她不是小三一样,还有正牌女友的口吻,林白美这是不知道,要是知道非笑话的她尴尬到失去贵族气度。

“适当的时候,给她点教训。最好在林白美面前。”

伊娃交代完女仆,在修女的保护下,匆匆忙忙的回到城堡,她不想看林白美和王子墨,成双入对的样子,尤其是现在王子墨和林白美的荣耀,有她的一份功劳所在。

伊娃似乎忘了,这一切源头来自于一场交易,王子墨的本意是互相利用,伊娃非要带上个人感情,那是谁也没办法,只会让她痛苦,嫉妒,疯狂。

日头升起的老高,失去好不容易才拥有一切的难民们,颓废的不去清洗烟熏火燎的痕迹,目光呆滞,只有时不时看向王子墨和林白美的住所的时候,才有有神采。

一个输光的赌徒,或者是说一个罪人,看到神明降临,才会有的样子。

昨夜天气冷的时候,他们没有升起篝火,不是没有木材,庄园里面的树林枯枝败叶有的是,他们见到火,会勾起伤心事。

“我们该怎么办?”

不少老人,跪在地上痛苦,他们的体力到了极限,他们不如年轻人,对于王子墨价值来说同样不如。

王子墨和林白美在那里,你侬我侬的时候,整个营地里的难民,急的变成热锅上的蚂蚁。焦虑无奈,什么都做不了。

默默地不远不近的围在王子墨和林白美,住处的附近,不吃不喝不睡的等待。

“林大人,林大人出来啦!”

人群中是不是就会爆发出,这种欢呼声,密集兴奋,就好像大太阳的炙热伤不了他们的皮肤一样。

丽娜躲在人群里面,看林白美的身影,充满了厌恶。她是真的想看到王子墨,不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林白美这个小蹄子,这能嘚瑟走来走去。

林白美要是知道丽娜的想法,肯定会和她说,我就是喜欢呀!

丽娜的奶奶,每天给她物色的不是长老家,身有残疾的傻儿子,就是那种死了老婆可是有地位的中年大叔。

她很想接近王子墨,也好让王子墨救她,改变未来能看到的命运。

一双眼睛都快被大太阳,充裕刺眼的阳光晃瞎了。

林白美一次次,走出屋子不是为别的,王子墨又开始犯病了,有伊娃家的仆人不如用,偏偏一趟趟折腾林白美。不是要吃葡萄,就是喝果汁的,都要现摘的,狗男人说新鲜。

说着说着,就盯着林白美的身材,上下打量。

这不是!喂上了,葡萄扒开,喂到嘴里。

王子墨挥挥手,屏退左右伊娃家的人,林白美松了一口气,看来死男人折腾够她了,林白美知道王子墨不放心他,她一出门必须前呼后拥一大群人跟着,在王子墨心里哪里都不安全。

“喂我。”

王子墨放下手里的笔,挺直扶在腿上的腰身,林白美瞟一眼。

臭屁男,正在撰写自己的十戒。真臭屁,臭神棍。一天天装神弄鬼的!

林白美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后果太严重,这个狗男人,总是用神对待使者的态度,对待林白美。违逆他的意思,说不定怎么惩罚她呢!

“快点。”

王子墨靠在窗台的侧面,大长腿伸不直,窗台的长度不太够放下他的腿。林白美不理解,最近王子墨怎么这么喜欢坐在窗台上欣赏窗外。

“还要怎么喂嘛!”

林白美为难的说,她倒不是不可以喂,实在不知道怎么喂嘛,在林白美眼里,这也太难了吧,王子墨两根手指夹住林白美的舌头,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这还要我教。”

王子墨塞到自己嘴里一颗没有扒皮的葡萄,一只手捉住林白美的小脑袋,嘴巴贴在林白美的嘴巴上,林白美闭上眼睛不敢看他,也是默默的在享受王子墨的唇齿。

林白美自然而然的配合一般的打开小嘴,王子墨挺高自己,用上舌头,葡萄到了林白美的嘴里。

林白美放开闭上的牙齿,王子墨的舌头跟着进来,一直打滑葡萄。

王子墨趴在林白美耳边,每一句都在羞辱林白美,可是林白美就是反驳不了,她不想去反驳,这个狗男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她又能怎么办?

王子墨的两只手都按在林白美的后脑上,林白美的手若有若无的搭在王子墨的肩膀上,再次把舌头伸进林白美的口腔的时候,林白美想到什么一样,小手不用力的支撑王子墨的胸膛。

就好像告诉王子墨,她在拒绝一样。那一点点象征性的力道,怎么可能抵挡住王子墨有力的胸膛。

原来爱上一个人,就如同生了一场大病,这种病能够决定生死。

牙齿来回的拨动,葡萄一点点破碎。

新鲜的汁水,格外的甜,林白美用力的吞咽,整个喉咙都在用力,王子墨清楚的看见林白美吞咽的脖子,一点点滑动。

“学会没有。”

王子墨对趴着他肩膀上的小脑袋,挑逗的说。

“恩。”

林白美没有力气的说。

反反复复的一盘葡萄都吃到王子墨肚子里面以后,林白美一身的香汗,王子墨嗅着比水果好闻。

林白美特别希望,王子墨马上吃了她,而不是吃葡萄,这个男人偏偏不下口。

扶在王子墨的胸口,听着他胸口咚咚咚的声音,这一夜在也睡不着。

谁会去管,外边的难民的洪水滔天。

“子墨,我知道你爱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说。还总是这么逗人家。”

林白美真想咬一口王子墨,咬死他,她对王子墨是又爱又恨。爱他到了骨子里,恨他猜不透他,还不跟她说。

难道是所有的男人都这个样子吗?林白美没喜欢过别人,只爱一个人。她都不敢想,想别的男人,让王子墨发觉了,估计她活不了。这个林白美隐隐约约的清楚。

“老娘这么美,你还要怎么样,这都不吃,真难伺候,哼。”

林白美用力踢王子墨一脚,小脚的力道,都无法让王子墨发觉。

晚上的夜风格外刺骨,不少老人儿童晕了过去。休息够了的王子墨领着林白美走出大门,不要问王子墨怎么舍得打扰林白美睡觉,她根本睡不着好吧!

“安静。”

林白美打断营地里的窃窃私语,严肃的维持秩序,这些难民停止了接头接耳,安静的等待,没人看到此时的场面,会觉得大善人在施舍拯救流离失所的人,完全是犯人在等待宣判。

营地的一切,随着一场大火消失殆尽。一整天没有吃东西的人,饥肠辘辘体力透支的等待,他们在等王子墨的办法,接下来怎么做。

王子墨把握的火候正好,没人能体验衣食无忧的生活以后,重新接受流浪的生活,难民的这种情绪更加剧烈。

他们就是一桶炸药,把握不好绝对殃及自己,把握好了那就是无往不利的利器。

“神和我说,你们的应许之地,在哥伦比亚。由我带领。”

王子墨不带感情的走上大平台,声音就是一个大的人工智能AI。

“我不想,旅途太苦,我当不了你们的先知。”

王子墨这一回,带着悲伤的语调,不认识他的人,都会以为王子墨是个感情丰富的圣母。

“不,我们要你。”

人群中里面,嘈杂的像沸水一样。

王子墨和林白美只是走下平台,回到木屋,留下难民们不安的讨论,争吵。

丽娜直接晕了过去,她接受不了王子墨的抛弃,哪怕是五万分之一的抛弃,足够毁灭她的人生。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十五章喂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