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俄罗斯转盘

重生之我竟然是无脑女配

2022-01-15 22:30:17

白衣王子墨

资讯 | 连载

“先生,我们想和您赌一场。”

从房间扩音器里面传出的,是低沉带有力量的男音,看不到人,同样能感觉出这是个光头壮汉,蹩脚的中文里面还有黑人天赋rap节奏。

“好。”

王子墨和林白美在房间里吃过晚饭,听到这个声音以后,王子墨知道是昨天落了赌场颜面,黑手党今天一天估计都在调查王子墨信息。国内王子墨负债潜逃,恐怕不需要几个小时就能核对出消息真假。

这也是为什么赌场,敢于强势要求王子墨赌一场,破产的王子墨根本就是被杀鸡儆猴的,那个猴子。

黑人壮汉得到满意的答案,微笑着开始甩手上的,黄金戒指唱起来都是fuck的小黄文rap。

“他们根本就是想赖回去。”

林白美气鼓鼓的对王子墨说,吹起来的小脸蛋,比得上早上的小笼包,好吃。

“对。”

王子墨从冲锋衫口袋里面,掏出小磨刀石,细致地打磨战术靴子中拔出的军用匕首。

“我们带上钱走好不好?干脆不赌。”

林白美转动小脑瓜,为她们以后能不能吃上饭,谋划出路。

“是不行,走不了。”

王子墨依旧磨着匕首,这一身装备一直放在直升机上,可算是派上了用场,王子墨一上直升机就换上了战斗装备。

直升机与直升机上的准备,一到拉斯维加斯马上归赌场所有,这就是为什么王子墨能飞到拉斯维加斯的原因。

“黑店,纯是黑店。”

林白美好像忘记他们是,犯事逃亡天涯的逃犯,不是黑店怎么能接纳他们。

“走吧!”

王子墨手指肚试过匕首的锋利程度,插回靴子里,拉住林白美的手走出房间门。

一进vip大厅,最明显的位置,可以说一定是赌场故意安排。一张相对别的赌桌,出奇的大的蓝色桌子摆在大厅正中央。周围本来摆的密集的赌桌,现在都不见了。只有边边角角上几张华贵的赌桌上,有不少富豪们,拿着酒杯饶有兴致的看着一切。

常年参赌的会员,最喜闻乐见的就是这种场面,寻常的刺激满足不了他们的神经,只有看着别人一时间一无所有才能,激起他们习以为常的优越感。

这种感觉相当美妙,让人流连忘返,难以自拔,人类都喜欢参与感的美妙。

“久侯了,王子墨先生。”

穿着落地黑色大风衣的白人老头,留着小胡子,颧骨高高隆起,额头上看不出寒暄的面部动作,三道抬头纹,在微笑不失熟络的里面,老人出奇的慈祥。

完全和他的装扮不符,面前的老人几乎可以确定,正是拉斯维加斯所有赌场的幕后老板。

意大利裔,德古拉二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只是知道他如同吸血鬼一样贪婪,来自意大利,黑道上一开始叫他德古拉,现在他功成名就,叫伯爵德古拉二世。

苍老的双手交叉在一起,平稳的放在桌面上。周围的人眼睛都是盯着他的手,盯着一只猛兽随时从手掌里弹跳出利刃。

“你不许看她。”

林白美伸过来嘴巴,趴在王子墨耳朵上。

“谁呀?”

王子墨假装不知道有人对他有企图,左右看了半圈。在看到伊娃前一个位置时,林白美用小手搬过来王子墨的脸对着自己。

用唇语对王子墨说:

“没有谁,我看错了。”

林白美又不瞎,她看得见一个白人少女坐在椅子上,周围的人都在恭维这个神志不清的少女,谁都看到出来,白人少女的眼睛一直盯着王子墨看,恨不得把王子墨吃到肚子里。还在意淫王子墨,没看见小婊子喘的都快上不来气了吗?

这场景完全是还原,古罗马斗兽场,比它还更有张力。混乱,淫靡,还有看不见的血腥暴力。

“玩点什么?”

德古拉二世亲切的问王子墨,语气亲切可亲,如同询问自己的孩子晚上吃点什么。

“随意,伯爵先生。”

王子墨不是没有眼力的雏,能在拉斯维加斯最大赌场黑手党地盘里,搞出这么大场面的也只有黑道教父级人物,伯爵德古拉二世。真正的贵族,丹麦国王赐予的封号。

“还是21点吧,王子墨先生,玩21点,运气一项很好。”

德古拉二世换了脸色,原来充满善意的嘴角,换上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伯爵你真的老了,我以为你会给点新奇的玩法。”

王子墨不屑的对德古拉二世吐出嘴里猖狂的话,王子墨就是那种面对谁都能拿出自己傲骨的人。

“你要玩点什么?”

德古拉二世,伸出胳膊拦住身后要动手的手下。神色如常的对王子墨说道。

周围的富豪们,有的已经激动的将自己的肥手,伸进陪赌少女的内衣里面,一脸兴奋的凝望着牌桌。

王子墨拉着林白美,落座在德古拉二世的对面。

周围好色之徒,都已经计划好是玩弄林白美,还是王子墨。等一会他们就会一无所有,无一例外。

“俄罗斯转盘。”

王子墨低声且低沉的说出要玩的项目,周围的围观的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爆发出炮仗一样剧烈的鼓掌声。

“京都顶级世家长公子,王子墨先生,现在全部资产为六百万美金。筹码为命。赌输了资产给谁?”

德古拉二世身边,戴金丝边眼睛的佝偻老太太,用她尖锐难听的声音宣读王子墨的赌本。

“林白美,我身边的女孩。你们赌场最讲信誉,我死了,让她拿着我的人头安全回国。”

黑手党当然要说到做到,说杀谁全家就要一个不留,要不以后谁还怕他。

当众放出的话一定要实现,要不以后手下们,合作伙伴们怎么看他。

德古拉二世点点头,嘴中道了一句好,王子墨也放下心来。

王子墨为什么赌命,他清楚的知道,德古拉二世出手就是要他的命,王子墨自己倒是能脱身。但是带上林白美,结果只能是一起死在这。

“是京都王子墨?”

周围的一个肥头大耳,脖子上都要流出猪油的年轻男子,用他的快因为肥胖彻底挤死在一起的手,推开他抱在怀里尽情摆弄的女郎。

“是他,昨天我还以为是特型演员,长得像的人都有一样的优点,没想到真是王子墨。”

白人少女狠狠掐灭手里的雪茄,迷离的眼神,告诉所有人她大麻抽多了。

白人少女说话后,没有再敢插嘴,在拉斯维加斯,地产大亨的女儿,伊娃说话没有人敢于轻易插嘴,喜怒无常又狠辣的性格,都怕说错话,被丢进大海里面喂鲨鱼。

拉斯维加斯每年没有个千八百个喂鲨鱼的可怜虫,恐怕生态环境都要失去平衡。

伊娃可不管周围的人,自顾自的欣赏起来王子墨,她是王子墨的女友粉。从第一次在时代周刊上看到王子墨以后,她就深深迷恋上这个忧郁的男人。

那眼神,那冷酷的神情,夏季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身姿。是个好色的就想得到。之后每一期的花花公主她都要买,狗仔们每一张王子墨的偷拍照都会卖出高价,也只有花花公主这种顶尖杂志能够收购的起。

“王子墨,加油。”

伊娃鼓起掌来,毒品的作用下没有了力气,整个身体就好像失去血液运动似的,仰坐在一堆,脖子搁在椅子靠背上面,脑袋上连着头发一起快耷拉到地上,身边女佣们一直帮伊娃调整姿势,她们可不敢让清醒过来的伊娃过于难受。

伊娃时不时抬起头看王子墨一眼,绷紧小腿,伊娃陷入到幻觉之中。

伊娃消停下来,德古拉二世终于能说话啦。

“要不要用自己带来的家伙?没有的话可以出去买。我这人最注重公平。”

德古拉二世,完全是在和自己的多年老友讲话,给人一种错觉,他不是夺人钱财的恶魔,而是与世无争喜欢和王子墨钓鱼的普通老头。

“不必。”

王子墨揉了林白美的头发,好一会才让林白美的眼睛有了活人还有的色彩,小姑娘杀人都没有这么恐惧。林白美紧紧抓住王子墨脖子,搂住王子墨,怕他再说什么可怕的话。

“我们不赌了,六百万给你。让我们走好不好。”

林白美刚才吓的脑袋一大片空白,现在回过神来,只想拉着王子墨走,睡大街也好。什么六百万美金,什么拿着王子墨的人头就能安全回国,从此能过上安稳富贵的生活!她都不要,她要王子墨活着,和她在一起活着。

一把左轮手枪已经丢在了赌桌上,德古拉不能认怂,他没有年轻时候的魄力与勇气了,现在他拥有的太多。

又不能当众怕了王子墨,这可是在大庭广众,有头有脸的富豪权贵面前呀!现在情况很棘手。德古拉二世根本碰都不想左轮手枪,要是打别人的脑袋他不会犹豫,这可是打自己的脑袋,六分之一的几率会死呀!

林白美给了台阶,他想着该怎么下来,既能保住颜面又能不至于和王子墨赌命。

“现在说这话,有些晚了吧!要不把赌你,输了,把你卖到非洲去。”

德古拉二世,似笑非笑开玩笑一样的说出,能保全他颜面的话,也是给王子墨一个方案,留下你的女人,就可以平安的滚出去。

他不相信王子墨会为了一个女人命都不要,他想错了,王子墨就是那种为了林白美不要命的人。

“可以。”

林白美毫不犹豫的答应,只要王子墨能活着,被贩卖到非洲也不是不能忍受。大不了逃不了,就自己去死,没有什么犹豫的。

“噔。”

王子墨趁林白美和德古拉二世讲条件,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不同意,接下了这个赌局。他不会用林白美,换取自己能够苟活。

如果能抛弃林白美,王子墨早就自己杀出去了,现在都到美洲大陆了。

王子墨趁林白美和德古拉二世讲条件,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不同意,接下了这个赌局。

就连沉浸在自己和王子墨世界里的伊娃,也停止了幻想,咽下去一口口水。

用脚尖勾了勾女仆的脚跟,被勾住脚跟的女仆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一个资历很老的女仆会意,拿出雪茄盒里面的药丸,这可不是大麻制品。

这是红衣大主教特意炼制,能够解除毒素影响的药丸,特制的!伊娃一点点恢复自己的神智。

德古拉二世没有心情去看周围的人,表情神态的变化,这些都是他以前最喜欢的,没想到自己遇到一个不要命的,曾经还是顶级富豪的人。

知道王子墨这么不怕死,这世界上还有见过一切的人,还是不怕死的人,德古拉二世想不通,他以前也不怕死,现在怕的要命。

德古拉二世,控制好呼吸,缓缓伸出手,接过来大转盘上的左轮手枪。

恐惧死亡是恐惧,德古拉几十年黑道没有白混,手没有抖,抓紧,睁着眼睛扣下扳机。

“噔。”

还是空枪,没有子弹。

德古拉二世松开一口气,顾不上整个挺直的腰,一下子佝偻下来,他压力太大了,现在注意不了自己的神态。

“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优雅吗?压力面前保持住优雅。”

王子墨不去看左轮手枪,而是给德古拉二世压力,好叫他心里压力过大认输。王子墨精神集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林白美拿起来,大转盘上的左轮手枪。

“噔,噔,噔。”

闭上眼睛连续扣动三下扳机,都是空枪,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枪,也就是说德古拉二世,继续赌就会死。

在场的所有人,懵了。

他们缓过来神经以后,惊呼,鼓掌,摸索肉体的声音,如同海浪一般回荡在大厅里面。

有的二代,因为这种精神刺激,当众拉开拉链,按住陪赌男郎女郎的头压下去。

“你干什么?”

王子墨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一点都没有。整个上半身的阴影,掩盖住坐在椅子上林白美的身体。变调的声音,那是强行压住咆哮后的低哑。

眼睛里的血丝快速不满整个眼白,眼仁的黑色分外逼迫人。

“对,对不起,对,不,起。起。起。”

林白美怕了,她第一次见到王子墨这么不淡定。林白美不敢再激怒王子墨,现在她害怕,很害怕。

劫后余生也好,王子墨要杀人的眼神也好,她都怕的很。无处安放的小手,在王子墨脸前连连摆手,林白美磕磕巴巴的,说不出别的话来,眼泪一道道流下来,小脑袋一甩一甩的试图躲避王子墨的眼神。

“好了,好了,过去了,是我不好。”

王子墨抱住林白美,轻轻拍着小姑娘的后背。王子墨让人无法察觉的流下一滴眼泪,之后迅速控制住眼睛。他不能哭。哭是懦夫。

“到你了。”

伊娃的药效上来,不再受大麻影响神经。

见到伊娃说了这话,大厅里的赌场富豪们,一起起哄,原本不敢正面面对的大佬,被一个更加强大的人夺走生命。

而他们成为结束黑道传奇的帮凶,这种感觉太棒了,比得上第一次赚到一个亿美金。

德古拉二世,面色惨白,浑身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离近来看,近乎于抽搐。

德古拉二世,现在就是想扣下扳机挽回颜面,他的双手也做不到拿起左轮手枪的动作。

他身后的手下,想上前阻止赌局,德古拉身后的老太太摇头示意,伊娃是他们惹不起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六章俄罗斯转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