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又来

重生之我竟然是无脑女配

2022-01-15 22:30:12

白衣王子墨

资讯 | 连载

“你的车呢?”

林父一大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一进门就把自己扔在老爷椅上,开口问李茶茶。

“我乡下来的表妹想开几天,我借给她了。”

李茶茶看着自己的丈夫,不敢说车被交警队扣下的事,李茶茶好久没有细致观察过林父,这个中年接近老年的男人,脸色特别差,嘴唇因为最近大起大落的原因不健康的发紫。

加上酒色应酬早早就掏空他的身体,现在马上破产,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是强弩之末。胡茬隐隐约约就能看见,可以说林父现在就是个落魄的男人。

李茶茶见到林父这幅样子,依稀中预见自己将来站街或者是陪酒的未来。李茶茶现在38岁,保养的再好也确实不如小姑娘机会多,再换一家上位是不可能的。

“林白美那边怎么样?王子墨有什么条件?”

林父尽量保持他的威严,他大心里就看不起李茶茶。不是因为唯一的女儿是李茶茶这个蠢女人生的,他不能让私生女联姻,他林起垄能和她结婚?开什么国际玩笑,玩物就是玩物而已,你看得起卫生间的坐便器吗?

“那个贱……死丫头,不但不帮忙说说,还拦着王子墨帮我们,本来王子墨都答应来着,就是她死拦硬挡着。”

李茶茶看到她想说贱婊子,刚说出贱字,无意间看到林起垄不喜的眼色,马上改口。每一次他不喜都要断掉李茶茶的信用卡,李茶茶名义上是林太太,其实都不如个得宠的小三。

虽然现在林父林起垄是没有信用卡可停,但是老虎余威还在李茶茶不敢放肆。

“那摸亲自去一趟,求求你教出来的宝贝女儿。”

林起垄一副都是你生的好女儿,他不会觉得林白美也是他的家人。林起垄一直都是那个糟糠之妻有钱了马上下堂,那种自私自利没有心的男人。

“哪里用的到,那不是太给死丫头脸面。”

李茶茶假意拦着林起垄,当了好几年的小三她深深知道,林起垄的虚荣心有多重,要一劝再劝,才能保住林起垄所谓的颜面。

“别说了,事已至此,大丈夫能伸能屈,毕竟是我的心头肉,求她不算丢人。”

林起垄这时候总能想起来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蒸蒸日上的时候就需要赔钱货牺牲幸福,嫁给养小三的渣男,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不是他们的女儿,真是工具人的命。

既能雪中送碳,又能锦上添花的那种。

“可是…………”

李茶茶还想再让让。

“没什么可是的。”

林起垄演的不耐烦了,他现在特别烦躁,特别需要钱,很多的钱,本想着和王傲天他们一起斗一斗王子墨,没想到王傲天那个废物把自己搞的一败涂地。

也幸亏他林起垄没有明面上出面,现在也可以求一求王子墨,弄来钱换上欠款。

这王傲天真当自己是龙傲天了,加杠杆融资金融公司和王子墨斗股票,那不是找死吗?

棋差一招,功亏一篑。

“吴妈,出门打个车回来。”

林起垄的车昨天晚上就被银行收走抵债,再有几个月恐怕连这房子都保不住。李茶茶最担心的还是吴妈的工资付不出来,她没有人伺候,实际上她的担心比较多余,吴妈不会走,以后她就知道了。

“哎,好嘞。”

吴妈这时候比平时更加积极卖力的讨好。

不大一会吴妈就拦回来一辆出租车,停在林家豪宅门口。

“老爷,夫人,都是用信用卡,看你也刷不了。”

吴妈说着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交给司机。她都问好了从这到到王子墨的别墅大约70块,她怕林起垄没钱回来,特意交给司机,保住了林起垄的颜面。

“剩下的交给老爷,老爷好给我带回来。”

吴妈不放心的趴在车窗上大声交代起司机。

帮林起垄,李茶茶开好车门以后,吴妈站住看着出租车走远,才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早晚你会是我一个人的。早晚有一天!”

吴妈的手指甲整个嵌在手掌里,流着血她都不知道。

李茶茶要回剩下的一百多块,他们两夫妻一样的身无分文,她要把钱拿自己手上,李茶茶可怕林起垄一会谈完,心情不佳把她留在这,那样李茶茶又要混公交,万一被找到太丢人了。

李茶茶的人生观里,当小三不丢人,没钱真丢人。

“麻烦,通报一声,林氏集团董事长林起垄,见一见自己的女儿的男朋友。”

林起垄对王子墨是不是给林白美名分,很是吃不准,所以来了一句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不敢说未来女婿。

门卫接到门铃的信息,录制好林起垄的长相信息,打开对讲机对林起垄说。

“林先生稍等。”

林起垄见到门卫得知自己的身份以后没有出门迎接自己,感到十分恼火。为了钱他忍了,只能想着王子墨的手下没有见识,来安慰自己没有排面的事实。

门卫挂断链接门口喇叭的对讲机,联系王子墨,得到放行命令以后才出门打开大门,一点接待林起垄李茶茶的意思都没有。

林起垄只好故作风度的走进别墅,李茶茶不远不近的跟着,为数不多陪林起垄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李茶茶都是这样一副小女人的造作。

以前林起垄还挺吃李茶茶这一套的,随着他越来越成功,生意越做越大,渐渐地也就看不上李茶茶的做派,一点夫人气派没有。

现在见到李茶茶还是学不来大气,免不了呵斥。

“并排走,有点雍容的样子,这么大年纪了,一点不见长进。”

林起垄就是这种人,床上怎么着都行,下了床就是要求多的一p。尤其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拿身边的人撒气,一般懦弱的人成功以后就是这样子,一辈子改不了本性。

“小王呀,我是美美的爸爸。”

林起垄刻意放慢脚步,三分钟不到的路程,整整走了快十分钟。

一进门就叫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迎接打算的王子墨小王。

自来熟的称呼,险些逗笑王子墨。

“美美,你爸爸来了。”

王子墨叫了一声在房间里窗台上发呆的林白美,打开笔记本依旧盯着股票。仿佛来的不是林董事长,而是送快递的小哥一样。

林起垄强忍住怒气,找了个离王子墨不远不近的地方坐下来。也不吱声,李茶茶可不敢大咧咧的坐下,现在哪里有她坐的位置,她自觉的不配。

“他怎么来了?怎么又要见。”

林白美不想见他,心里埋怨王子墨又把不相干的人放进来,

“美美,爸爸和妈妈来看你了。快来。”

李茶茶终于找到能说的上话的人,在她心里林白美的地位还在自己之下。不得宠了,还是被娶进门的,林白美现在不清不楚的在人家家里。她可不会心疼女儿,只觉得女儿不争气,有大大款不赶紧一哭二闹三怀孕的嫁进去,还等什么,简直是废物点心。

“你们来干什么?”

林白美没好气的问。

“弹琴。”

王子墨又吩咐的口气,让林白美服务,才给他磨好咖啡,这狗男人自己爱喝,非要人家磨。

现在喝上了,又要听音乐,不能买个古董mp3吗?非让人家弹。

林白美心里吐槽完,还是走在钢琴旁边准备演奏,这起男人喜欢听神秘花园。刚打开钢琴盖子。

“换身白色连衣裙去,换好了,弹。”

王子墨要求越来越高。

林白美白了钢琴一眼,乖巧的回房间换衣服。

林白美换好衣服,开始弹奏起神秘花园。

王子墨放下咖啡杯,开始和林起垄寒暄。

“如果是看林白美的话,看过了,合作的话,林氏集团的业务和我方没有往来。”

王子墨悠然的下了逐客令,甚至还没有听林起垄说一句有营养的话。

林起垄沉默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应该是一时半会想不出来说点什么恰当的话。

“美美呀,弹完和爸爸聊聊最近过的好吗?以前你就想要百达翡丽。现在爸爸只能失信了,爸爸买不起了。”

林起垄想通过林白美间接的求王子墨,让王子墨拒绝不了。林起垄看得出王子墨看林白美的眼神,是男人都懂。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林白美轻柔的抬起手臂,白色的连衣裙的白袖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就是一对折损过的,路西法的翅膀。王子墨用食指从左至右的滑过自己的下嘴唇。

林白美走到王子墨身边坐下,王子墨刻意挪了下大腿,压在林白美裙摆上。

“怎么样好听吧!”

林白美无视林起垄的话,卖弄的对王子墨显摆。

“没有肖邦伴奏里的忧伤,没有久石让的节奏感,更加没有鲁道夫的意境。”

王子墨嘴上这么说,端起咖啡杯的样子表示他很陶醉,现在都没走出音乐里面。

“哼。”

林白美不搭理她,她没有说那你请他们来呀!一想到除了肖邦已经走了,剩下的两位王子墨想多会请都请的来,楼顶的直升机可闲置了好久。

狗男人要求还挺高。

“美美呀!爸爸的公司真的挺不住了。帮帮爸爸吧!”

林起垄知道现在不放低姿态,今天拿不走一分钱,白手起家的老炮知道什么时候低头最恰当。

“我没有钱,我走的时候鞋子都没有穿。”

林白美学着王子墨冷冷的样子,怼林起垄,可是她学不来霸道总裁的霸道,反倒是有点像绿茶晒茶。

“王总总会有些办法。”

林起垄知道现在得叫王总,显示自己的卑微,都管自己女儿傍的大款叫王总了,还要他怎么样。

多多少少会给点面子吧!毕竟他是长辈,是的,林起垄这时候想起来他是长辈了。

“他也没有。”

林白美赶紧搂住王子墨的胳膊。生怕王子墨耳朵软,帮助林起垄这种人。

“美美,爸爸错了,爸爸不应该骂你,也不应该逼你。”

具体怎么逼迫林白美和王傲天好,林起垄不敢说,林白美现任就在这呢!

说那些惹毛了王子墨,王子墨能让他更惨。

王子墨知道林起垄和王傲天之间的勾当,这老家伙够无耻,王子墨喜欢,喜欢看他马上掉下深渊,当舔狗的样子。

“爸爸也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爸爸就你一个女儿,赚钱不都是为了你吗?”

林起垄一个中年男人,扶在自己的腿上哭出眼泪来。

“那我都不要了,等你65岁到了退休年纪我按法律给你养老费。”

林白美敢说出给赡养费是因为再有几个月林白花就会认回来,她完全就不用管了。漂亮话谁都会说。

“啊?”

林起垄没想到林白美会这么说。见到林白美不吃软的只好来硬的。

“你这是不孝,你没看到爸爸要破产了吗?以后过什么生活?我白养你了。”

林起垄赶紧来硬的。

“滚。”

王子墨见到林白美要吃亏,赶紧护着,还拍了拍林白美的后背,表示安慰,至于接下来往林白美前胸口的动作,那不能怪我们王总裁,完全是衣服料子太滑,没把握住。

“明天你们就会流落街头。”

王子墨探到林白美的心脏位置,感受到小妮子生气的心跳。

“林白美,别忘了,你也姓林,你会遭报应的。”

林起垄对着林白美放狠话,来抑制对王子墨的恐惧,他看出来王子墨好像知道他和王傲天的龌龊。

“我姓什么,我哪里知道,谁是你女儿?回去问问吴妈吧!”

林白美说完,感觉心口好多了,甚至于有点爽快。

“你说什么?”

林起垄有些懵了,一时之间消化不了这么大的信息。

可没等他问清楚,一个两个都被王子墨拎起来丢出门口,一大群保镖马上出现在门口把林起垄和李茶茶丢出去很远。

李茶茶就得自己很冤,她一句话没说,还走神了,谁一直站着听那些听不懂的商业话题,基本和以前一样一和林起垄出席,自己自动进化成木头不看不听不说。

现在被一堆人扔出来,平生还是第一次。

“闭嘴,哭什么,我没死呢!”

林起垄对着哭哭啼啼的李茶茶发火。

李茶茶,拍了拍身上的灰,把自己委屈的泪水憋了回去,她知道这男人不会心疼她,还会嫌弃她。

李茶茶一摸兜,完了,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出去,丢掉了。

她不敢说,不知道怎么对林起垄说,估计又要吼她。

“打车去呀!”

林起垄现在就在吼她。

“钱丢了。”

李茶茶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很小声的对林起垄说出来。

“废物的妈,生出不要脸白眼狼女儿,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遇到你这种蠢货。”

林起垄发泄完,自己去拦了一辆出租车。

自己走。

李茶茶想不到林起垄会不招呼她上车,自己一个人坐车走。

李茶茶留在风中凌乱。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四章又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