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找

重生之我竟然是无脑女配

2022-01-15 22:30:02

白衣王子墨

资讯 | 连载

“上车。”王子墨打开车门,对着林白美说道。

“你要去哪?”王子墨看到林白美径直的走,拦住了她,不耐烦的问到。

“你管不着!”林白美丢下这句话,侧开身子走开。

“没人管你。”王子墨丢下句狠话,钻进车里。

王子墨这个小傲娇还在反复的用车钥匙发动汽车,假装车打不着火,等着林白美自己钻进车和我回家。

等了半天没动静,下车查看发现林白美的身影不见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自己回家去了,这么笨记得路吗?会不会走丢了。”王子墨嘀嘀咕咕的来着车。

到了自家的小别墅发现,林白美的痕迹完全不在。王子墨瘫坐在沙发上,拿出来用来招待客人的烟草,自己点燃了一根。从来不碰烟草这东西的王子墨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为了一个他自认为不相干的女人抽烟。

烟草燃烧到了根部,马上烧到手的时候,王子墨用力的掐灭。

“喂,我是王子墨,我要报警有个女孩失踪了,她叫做林白美,穿一身校服…………特征的话就是胸挺大的,不是一般的大。”王子墨拿起来电话,下定决心一样的拨通了110。

“王秘书,发动所有的关系去找林白美。”王子墨给正在睡觉的王秘书打电话下达他的最高指令。

王子墨从来没有在下班后给下属打电话的习惯。

“哪个狐狸精?”王强秘书的老婆,在家里就像大脑里面装载了雷达一样。

王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王强刚好上厕所,为了不打扰老婆大人的睡眠,刻意拿着手机照明。

这回这个举动在王强老婆的眼里也不是温柔,而是鬼鬼祟祟图谋不轨。

“是王总。让我找个女孩。”王秘书实话实说,尽量保持底气。

“我看是你要找小姑娘吧,最近床上的花样都多了!不知道跟那个小婊子学的!”王强的老婆说的咬牙切齿的。

不应该说,这个曾经的校花已经进化出来了龇嘴獠牙的技能。马上就要把王强吃了。

“真的是王总。”王强有点不耐烦了,开始穿衣服准备实施王总的指令。

“不耐烦了是吧!”王强老婆把枕头结结实实的丢在了王强的脑门上。

夏天的竹制枕头相当硬,王强的额头都红了一片。

“不闹了好不好?”王强哀求着自己老婆,哄好了她才能安心工作,至于额头疼,自从林白美出现,他头疼的事太多了,习惯了。

“你凶我,你为了个小婊子凶我!”王强老婆在床底下摸出了大剪刀。

王强都丢掉一把了,没想到呀,他老婆还有备用的。

“咔嚓咔嚓,咔嚓。今天就没收了你的作案工具。”王强老婆在空中挥舞着锋利的剪刀。

“别过来,会死人的,老婆。”王强跑到门外,漏着头对自己老婆恐惧的说道。

“真的会吓阳痿的。别笑了好不好。”王强的手不自觉的塞进了嘴里,害怕的发抖。

“哈哈哈,你也知道怕。你知不知道我好伤心。”王强老婆散乱的头发随着打开的门,灌进来的风飘动。

那种模样要多渗人有多渗人,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铃铃铃。”不是通话里显示的是王总,王强都以为接到贞子的电话。

“快接,开免提。”王强的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轻轻的走到了王强的面前,趴在他的的耳朵上,吹着气的说。

王强是一点脚步声没听到呀!不是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都以为这是哪个变态假扮的要把他办了。

“还磨蹭什么呢?还不行动,是不是不想干了。”王子墨在电话里面大声的催。

现在王强听到王子墨的呵斥,就像听到了天籁之音,冷汗也止住了,肾不疼了,腿不软了,一口气能尿出两大块结石。

“误会你了,亲爱的,你为了家这么辛苦,我熬汤等你回来。”王强老婆本来阴恻恻的脸,盛开了一顿玫瑰一样的红润。

“好。”王强转身就要走,这场面太刺激了,他觉得有时间要带老婆看看心理医生。

自己太忙了,对老婆关爱太少了。当然这种想法是在他老婆又把剪刀藏好的时候冒出来的。

“宝,你没穿裤子呢。”王强老婆,从房间里拿出了裤子,要给自己的老公穿上。

“不用了,不用了。”现在王强真的不敢让她碰自己的下半身,太可怕了。

穿戴整齐,应该说是在自己老婆强制服务下穿戴整齐,走出了家门。

生死一线呀!好好生活。王强给你打气。

经过一夜的徒步林白美一个小姑娘,找到了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也就是上一世饿死了的地方,三天了,打包来的食物早早就吃光了。这还怪林白美笨手笨脚的路上不是漏了,就是掉了,要么就是袋子破了。

反正林白美是挨了饿,一天了啥也没吃,更惨的是打包来的东西都容易坏,林白美拉肚子拉的不行。

现在真的是又渴又饿又困。蚊子们也是不会让林白美睡安稳的。

“这么好找的地方,还不来找我,死男人就是想饿死我。”林白美捂着肚子,坐在光秃秃的土包上面。

“亏我这么想你。”林白美肚子咕咕的叫,估计是想被投喂了。

无题

月累冬雪沉冰湖,

前情轻薄相思处。

摘来红豆细细数,

一分销魂一入骨。

林白美又开启了她的文青脑回路,还用树枝歪歪扭扭的写下了一首诗。

“风不知道它吹散的不是细细的沙,吹开的是一段情的绝笔,我不想知道却都知道。不要问,不要追问,问我,我只能告诉你世间的事,全部交给时间去处理,我理不清,记不住对我的好与坏,我只想告诉你,我来过。”林白美看到了风一点一点的带走了全部的字,倒是没有无病呻吟的意味。

林白美站起身来,她决定往回走,路盲的她,竟然找到了北。

“什么时候出发,从早到晚,从晚到早。”林白美模仿起来流浪的吟游诗人,一边走一边做诗。

可算走回了市里,林白美选择被找到的地方,竟然是开晚会的大酒店门口。

她是真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呀!

不出意料的,全城的警力加私人侦探,加上安保公司和王子墨的全体员工成功没找到林白美。

林白美在马路的大树边坐了一天一夜,林白美都要放弃了,干脆饿死算了。

夏季的夜也是那么的冷,加上饿,林白美真的有点撑不住了。

夜空升起了无数的烟花,林白美本是没有闲情逸致欣赏滴,架不住,烟花多的把整个夜空照亮。

每一朵易逝的烟花,在绽放最美的瞬间就有下一朵将她取代。绚丽多彩,各色的光明让即使是最亮的路灯都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

月亮都因为这光彩躲进了云朵里面偷懒。林白美低下头都能在柏油路上感受到,烟花的多,烟花的亮。

林白美抬头发现,空中盛开了一个大字。

林白美,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了。

空中的字消失以后,又是无数的花朵在空中盛开。每一朵上面都有三个字,林白美。

林白美,回家。

一声巨响,五个字升空而来。

林白美恢复了许多力气,发现闹事街区的广告牌上面,全部换上了林白美你在哪的标语。

“妈妈,林白美是谁呀?”一个小女孩疑惑的问她妈妈。

“谁知道是哪个有钱人的小三。”中年妇女嫉妒的对她的女儿说。

“妈妈,我长大了,也要做小三,那样子,满大街都是我的名字了。”看上去只有五岁的小女孩,天真无邪的对她妈妈说。

“妈妈说错了,是有钱人的原配,并且是考上好大学的。”中年妇女明显是怕自己把孩子带歪了。赶紧改口对自己的女儿说。

“考上好大学好不好。”中年妇女见到女儿听不太懂鼓励的接着说。

“好呀,好呀,考上好大学,满大街都是我的名字。”小女孩很聪明,这让中年妇女很欣喜,拉着女儿去买新衣服去了。

小女孩相当高兴,自从女孩的爸爸抛下她们母女和野女人跑了以后,妈妈很少有钱给自己买新衣服了。

“我不要,给妈妈买好吃的,妈妈总是吃咸菜。”小女孩眼睛没有神情,尽量隐瞒自己的情绪。

“楠楠,乖,妈妈不喜欢吃好吃的,给你买衣服,听话。”中年妇女很心酸的对听话的女儿说。

全程听到对话的林白美,只想借个手机,看到她们母女情深的样子,本来不好意思打扰。

可是管别人借手机打电话,都被当成骗子,不给她打。

“打扰一下,可以借给手机吗?”林白美悄悄的出现在了这对母女面前,小声的询问。

中年女人一脸警惕的看着林白美,把她的女人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里。

这不怪这个中年女人,实在林白美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像个好人。

校服脏兮兮的,而且整个人状态实在不好,给人的感觉不是精神状态不好的人,就是神经病。

“帮我报警,我是林白美。”林白美捋了捋自己打柳的头发,尽量和善的对中年女人说。

“喂110吗,这有个疯子,魔怔了,冒充林白美,快来,我怕她抢我女儿。”中年妇女,一边盯着林白美,一边打着电话。

“我报警了,赶紧走。”中年女人怕她走路的时候,护不住女儿。随意站在原地和林白美对质。

林白美也想走,可是真的没有一点点力气了。坐在了地上。就这样诡异的对峙开始了,直到警察匆匆赶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七章找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