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独心孤月行

2021-11-21 23:08:32

周简汉墨

架空历史 | 连载

7532 次点击

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 她也不是了死了吗? 可她又在哪里? 诸景唤忆,往日重合,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原来是独心亦是道。 望红月,忆前尘,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一夕身死归尘土,魂飞神界位仙班,再看世间俗世时,竟也但是如此......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一听到这名字便有些生气,直接询问曹氏:“即便是宫女也是奴婢,本郡主乃是主子,一个奴婢岂能撞主子名讳,曹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月宁连忙回头,小月已站在她背后,“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后背也跟着冷汗直冒,不过她立马又显得异常淡定,并将手伸进暗格,抠出藏在最里面的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顺带还将砖还原,并且笑嘻嘻地将夜明珠凑到小月面前。

脚步声消失后,又安静得令人感到发慌,片刻后就连空气都有些,压抑得令人无法喘息。就在这时独孤月宁捂着胸口,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从门缝往外看,确定所有宫人都已经离开后,她赶紧打开房门来到小书房。

到后,她跪在母亲的墓前大哭,这一哭就是三天三夜,期间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最后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时秋意才将她带回“景泉行宫。”

“好啊!”

“郡主你在做什么?”

“郡主,你真的没事?”

她一气之下跑到那个名叫曹豫的老嬷嬷面前,对着曹氏一阵狂吼:“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曹氏一听立马告诫:“郡主你还小,这种话以后可万不能说了,你怎么会没有母亲呢?你的生母确实已经过世,但是你的嫡母还在啊!”

就在小月离开“星月居”后,独孤月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赶紧擦拭头上的汗水。幸好结果正如她猜想的那样,她料想这小月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到此刻她的计划也总算成功了一半,不过“天禅珠”确实在她这里,只是不是那颗而已。

在书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悬着的心也落下了一半。她依旧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悄悄地来到书架后面,然后拿起书架上的匕首默数着:“一、二、三、四、五.....十三。”

独孤月宁此刻都还记得,当时她被怼得哑口无言,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屁话”!回想起十岁时的自己,她还真是天真无邪单纯可爱啊!

可她又在哪里?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她连忙站起,一名容貌乖巧的粉衣宫女走进房中,熟练地将端着的柑橘,放在房中的圆木桌上。

小月临走时还不忘看了独孤月宁一眼,此刻的独孤月宁她总觉得有点陌生,似乎那种单纯的傻气消失了!可显然,一个人不可能在短短一柱香都不到的时间内性格大变。所以一定是今天太忙了,才导致她产生了幻觉。

“郡主,你没事吧?”

此时她被告知母亲早已安葬,她赶紧跑到昭月阁,此刻的昭月阁已经成了“空架子”,别说是她母亲的遗物,就连桌椅板凳都没留下半张。

随后她只身来到暖阁,确定无人跟踪后,才走到暖阁的书架前,并随手拿了一本《百草集》开始翻阅,不过她的目的不是看书,而是观察书架后面的墙壁。她观察了许久,确定墙面无损伤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了!

气氛瞬间降至冰点,每一位宫人的表情都略有不同,曹氏更是尬笑一声后,方才开口:“回禀郡主,您可能不知道,柳夫人在公主仙逝后已经继位成为正妻,如今还真是你的嫡母。今日郡主就好好的休息,奴婢就先行告退了,明日巳时会有宫人接郡主去学堂。”

此等敷衍之词,她当然听得出,直接一声冷笑:“你们就是欺负我没有母亲,对吧?”

展开

独心孤月行目录

更多章节

独心孤月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