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重生

发布:2022-01-15 16:49:52

余声声复活了,脑海中隐约还记得我死前的景象。泛着冷冽银光的长剑在她眼前转眼而过,闹喧嚣的的大街倏然静寂下去,周遭环境一切都看起来那么不真真切切。远处隐约人群中隐约冒出几声尖厉的尖叫声,继而是耳边非常清晰的沙哑怒骂声。“下辈子仗势欺人的时候,记得我看一看自己几斤泛着冷冽银光的长剑在她眼前一晃而过,闹腾喧嚣的大街倏地寂静下来,周遭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切。远处隐约人群中隐约冒出几声刺耳的尖叫声,而后是耳边清晰的低沉怒骂声。。...

余声声重生了,脑海中依稀还记得死前的景象。

泛着冷冽银光的长剑在她眼前一晃而过,闹腾喧嚣的大街倏地寂静下来,周遭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切。远处隐约人群中隐约冒出几声刺耳的尖叫声,而后是耳边清晰的低沉怒骂声。

“下辈子仗势欺人的时候,记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这是余声声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死后的世界没有判官孟婆,只有无边、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这是属于亡者的世界。

若是此地有人,便会看到漆黑中星星点点微弱的光。绝大多数都是白光,只不过这些白光中大多都带有或黑或红的细丝,也有极少一部分全为红或黑光。至于全白的光团那更是少之又少,细细望去,约莫只能找到一两个。

叮咚——

一道细流投入纯白光中。

【系统007全程为您服务,请宿主收好意识,我们即刻启程。】

脑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段语音,余声声还未反应,意识就好像被一个速度极快的东西拉着走一般。

突然的加速让余声声短暂的不适应。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晕厥感才渐渐消退。

“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007】

不知缘何,余声声从这机械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点委屈。

【我不是东西。】

“你不是东西?”

【我是系统007,我不是东西!】

绷直的机械声出现了一丝波动,余声声觉得这什么系统实在好玩。若不是眼下情况不对,她准要捉着这系统好好调笑一番。

“这是要做甚?”

余声声知道自己死了不假,但保不齐有魔修夺取修仙者的意识前去炼化。对于她而言,被魔修利用还不如三魂七魄碎个干净。

若是007是魔修,那她必定要想办法逃脱这个名为系统的束缚。

“你是魔修?”与先前调笑轻松的语气不同,得不到回应的余声声已经默认这所谓的系统是个魔修。

过了许久,那个名叫007的系统仍没出声。

余声声将警惕拉到最高,脑海中闪过了数种挣脱它的方法。

【我不是魔修。】

007的声音气鼓鼓的,似乎是不满,又补充了句。

【我是来拯救你,帮助你走上人生巅峰的。】

“哈?”余声声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都死了哪来的人生巅峰,这玩意确定不是来讽刺她的么?

“你是不是在讽刺我?”

【没有。】007冰冷的机械声小小的回了一句。

余声声刚想接着询问几句,意识消散,再次晕了过去。

前世今生的记忆伴随着几段不知从何来的画面如走马灯一帧帧快速闪过。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余声声觉得沧海桑田都变迁数遭。

生前的所有行为都被一本书写尽,余声声此刻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本龙傲天小说中的炮灰女配。是主角新手村都未出时杀死的第一个炮灰,而她的死因是伤害了龙傲天男主的后宫之一。

前世种种像开了匣的洪水,一时将脑子充满。她余声声第一世因病穿越到这片修真大陆,爹疼娘爱,最后却又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痛结局。

*

画面骤转,余声声耳边突然多出了点声音。

“余声声,你在作甚!”呵斥声从身边传来。

余声声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此前不知多久都是意识形态的她突然实体,这让她一时之间有些迷茫。不过这迷茫只持续了须臾,身体的主动权重归她手中。

高高悬挂的太阳散出刺眼的光芒,喧闹的大街上水泄不通,人群自发围成了一个圆圈。圆圈的正中央是站着两男两女。

不,准确的来说只有一个女的站着。那女子身姿挺拔,身着白色练功夫,两端袖口处分别印有金色暗纹,黑长的头发被高高竖起,零星细碎的发丝随风打在女子的脸上。

余声声意识回笼,只觉得脚下踩着什么坚硬却又柔软的东西,下意识动了动脚,就听见一声痛苦的抽气声从地面传来。

这声抽气声将余声声意识全部拉回,藏匿在眼皮后的黑色眸子顺着腿向下看。

嘶——

余声声暗吸一口气,脚立马从那人头上扯开。

余声声内心暗骂:日了狗了,重生到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要重生到这时候。过几分钟又要死了,这还重生个头!

倒在地面上的女子雪白的纱裙上满是泥沙,细小的石子黏在脸上的伤口处,显得格外吓人。暗红的血迹顺着额头滴落在地上。

“念念!”一旁站的男子将手中的大刀随意丢在地上,三步做两步上前到女子身边,又从怀中取了药喂入沈念嘴中。

余声声不动神色观察着眼前几人。

被唤作念念的女子大名沈念,是元清镇沈家的独女。扶着她的那人是沈念的爱慕者徐武,也就是俗称的男主小弟。

至于站在一旁身着黑色劲装双手抱臂的男子,就是龙傲天男主——赵山河。

“余声声!你这个毒妇,我要你得命!”

徐武脖颈通红,青、筋、暴起,纤长的血丝布满整个瞳孔,手中的大刀被紧紧握住。

徐武一个箭步冲到余声声面前,大刀在空中挥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士气逼人的刀风随着大刀迅速冲到余声声的喉前。余声声不攻反躲,脚下微动,恰好与刀风拉出一根食指的距离。

徐武见状更是恼怒,大吼道:“毒妇,躲什么?有胆子杀人没胆子与我决斗?”

“你眼中人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余声声抽出背后长剑,尖峰直指沈念,“她骄纵妄为,为了一个簪子不惜杀人越货,我为何不能杀她?”

余声声的声音铿锵有力,眉头紧皱。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余声声动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沈念要杀她。

她与沈念素未相识,仅仅买簪子的一个照面,沈念就敢动心思杀她。

她怕的从来不是沈念,而是沈念背后的人。

周遭围观的人听了这话纷纷小声交谈起来。

“这……原来沈家的小姐是这般模样。”

“是啊,原来还以为只是个被宠坏的小姑娘,本性不坏。”

“罪有应得。”

“你说什么!”徐武大刀挥向那人,强烈的刀风将那人生生推出了三四米远的距离。

鲜血从那人口中喷出,地上隐约还能看见脏器的碎片。

“杀人啦!”

围观的群众霎时散了一大半,只有极少数几人仍在此处,只不过都离得极远。

余声声的余光瞥向黑色劲装男子出,那个被她称作沈念背后的人的赵山河仍伫立在原地,怀中抱着他的那柄长剑,剑柄上的剑穗无风自动,没有丝毫要帮忙的迹象。

余声声心下不解:难道她上辈子死的时候看错了?可这小说中也说是赵山河杀了她。难道……是她记错了?

“念念看上你买的簪子,那是你得荣幸!”徐武边说,手中的刀边朝着余声声再次挥去,“赵兄,帮贤弟一把!”

余声声暗叫不好,急忙向后撤退几步。她不过筑基中期修为,对上刚刚筑基的徐武胜算十足,可若是再对上刚结成金丹的赵山河,那便是十条命都不够她死的。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

余声声脑海中闪过无数种策略,最好的结果也是重伤。

余声声贝齿紧咬,死亡的紧迫感又一次席卷而来。

那边在徐武的呼唤下,赵山河右手将剑从剑鞘中拔出,只是一瞬便来到余声声的面前。又是熟悉的暗香,那香味像雪后的林间。

冰冷的寒意侵入人的骨子里。

身体所有的器官都在叫嚣着这很危险。余声声无奈,腰腹用力,堪堪躲过了这道夺命的长剑。

只是身上传出了清晰的咔嚓声。

骨头断了!

一旁徐武哪肯放弃这一绝佳的机会,忙冲上前,大刀朝着余声声的脖子用力挥下。

余声声内心暗道:前有徐武,后有赵山河,简直糟透了。

战斗的瞬息变化往往只有一个瞬间,余声声右手手腕一个用力,长剑刺破徐武皮肤,深入肉中。见眼前徐武手上动作一顿,忙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传送卷轴。

保住自己的小命,明天又是一条好汉!

徐武眼睁睁看着余声声消失在自己眼前。因为中了剑,脚下一个踉跄,“让这女表、子跑了,下次一定杀了她!”

徐武吞了止血药,走到赵山河身旁,欠身道谢:“麻烦赵兄了。”

赵山河收起长剑,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说道:“无事,小事一桩罢了。再者人也没杀死,让她给逃了。”

“凡请徐兄照顾沈念小姐,在下就告退了。师傅已经等我许久了。”赵山河抱拳朝徐武微微欠身。

徐武原想将赵山河留下,但见他话已至此,也不再过多挽留,只说道:“好,徐某就不叨扰赵兄了。”

下一瞬,赵山河站在长剑上,化作一道细光离去。

望着赵山河远去的背影,徐武顿了半响。赵山河乃是修真界最大的剑修门派抱剑阁的首席师兄,能与他搭上关系,绝无坏处。到时候,他与念念的成婚也会水到渠成。

思及此处,徐武脸上一笑。

只是他却未见到背离他远去的赵山河眼中闪过的精光。

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谁又是蝉,谁又知道呢。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