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楔子

发布:2022-01-15 02:02:33

天元318年,正逢盛夏的,天元地界的天龙帝国传来了知了的声声啼唱,而皇宫内院的天龙皇帝却是时不时的皱着眉头,手中时不时更换过着手下朝臣们的奏章。“别扇了,也没那么热,你们一直这样吧。”他对着身侧双手紧持蒲扇的两位宫女盼咐道。他站站起身,伸了伸躯干,登时“别扇了,也没那么热,你们下去吧。”他对着身侧双手紧持蒲扇的两位宫女吩咐道。。...

天元301年,时值盛夏,天元地界的天龙帝国传来了知了的声声啼唱,而皇宫内院的天龙皇帝却是时不时的皱着眉头,手中不时更换着手下朝臣们的奏章。

“别扇了,也没那么热,你们下去吧。”他对着身侧双手紧持蒲扇的两位宫女吩咐道。

他站起身,伸了伸躯干,顿时精神抖擞了几分。

“蓝书,修书一封,发往天谕道宫,就言寡人有要事相求,稍后会亲自前来拜访。”

宫外飘过一抹蓝色身影,随后传来一个铿锵有力的‘是’字。

皇帝走出宫门,门外一干侍从已经备好了马车。国土太大似乎也不是好事,不仅仅顾不上的糟心事太多,就连去个同国的天谕道宫都得花个不少的时间。他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上了马车。

“出发吧。”

途中经过青川河时,竟看见一只青色的长毛小狗被荆棘困在了沼泽途中,腿上还中了一支箭,血顺着箭簇染红了好大一片河滩。如果不管它的话应该会死吧!皇帝顿时心中生出了丝怜悯之心,但是城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只青色的狗,难道是妖兽?妖兽又怎么会被困于湖中,箭又是谁射的呢?

湖面变得更加鲜红,青狗的挣扎力度也变得愈加微弱。

皇帝叫停了马车,喊道:“去把它捞起来吧,注意自身安全。”

随后他身后飞出黑白两道身影,踏波如行地,斩荆如切菜,不一会就将这条狗带离了湖面,送到了他的面前。

“陛下真要救它?他很可能是只妖兽,这只箭可是天谕道宫生产的箭。”说话的是个女子,身着素白长袍,头挽云状青丝。她看起来二十有余,英气逼人,美貌非常!只是声音和神情显得有些冷酷。

“救吧,没道理帮忙只帮一半的,而且从刚才它在水中对你们的反应来看,它希望有人救它。这就代表着它对人类并没有太大的恶意。”

话说到这,只见这条受伤的狗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年轻皇帝见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质药罐,拔出塞子,开始小心翼翼的给这只似乎晕过去的青狗涂抹起了罐中药液。药液效果似乎极佳,很快小青狗身上的一道道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疤脱落,只是毛发稀疏了不少。

“拔箭。”他吩咐道。

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男子迅速将箭拔了出来,箭簇带起了微微血丝。皇帝立即以自身元力温养并修复着青狗伤口,但很快额头就渗透出了丝丝细汗。一旁的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轻轻问道:“陛下?”

“别说话,将药膏抹上。”他持续不断的继续输送着元力,他没想到眼前这只青狗的血脉跳动是如此的剧烈,他只能增大自身元气的输送防止它的血液直接顺着伤口流出直接导致经脉炸裂。只是这样的举动却让他的身体变得愈加颤抖,这是元力逐渐透支的表现。

黑衣男子见状不对立马站在他的身后对他进行元力的补充,但是作用依然是杯水车薪,看得一旁的女子干着急。

“要是绿心在就好了。”不过她也只能干想想,毕竟绿心不在。她也不敢阻止面前的这位陛下,如果实在迫不得已,她拥有的选择也是和黑影一样帮忙进行元气输送或者就等着他们元气耗尽的那刻将他们带回宫里治疗。怕就怕面前这两个于她关系还算亲近的男子死不松手,这样不仅会导致元气亏空,更有可能会终生残废。

她自身是极为不愿意救这只闯进帝都的妖兽的,况且被天谕道宫针对的妖兽能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她选择了看着,决定等他俩都用尽了自身力气之后再将他们打晕带走,管他呢,谁叫面前这个陛下平日里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尽力就好这四个字。

“唉,真是两个傻得可爱的人啊。”冥冥之中传来这样一声听着有些稚嫩的叹息。

正当两人都感觉自身再也难以为继时,异兽体内却传来了一股很强的真力,顿时将他两人的元力轰出了体外。

他俩瘫软着摔倒在了地面。

“它醒了?”皇帝看着面前的这只小青狗。青狗爬了起来,抖擞了下自身的皮毛,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狼嚎,然后又迅速止住。它回头紧紧盯了盯面前的皇帝,眼中闪烁过一瞬思考。白衣女子见状以守备姿势紧紧的护在了皇帝二人的身前,它回过头,飞走了。

“飞走了?....陛下,你说你救它干嘛,好心救它连句感谢的话都不说,真不愧是狼,还是皮会装狗的白眼狼。”白衣女子极力证明皇帝陛下的行为是错误的。

“要它感谢的话我就不会救它了,走吧。”此时他的声音略显疲惫。

她似有所感,将面前的天龙皇帝扶了起来,问道:“陛下救了天谕道宫要杀的妖兽,还要继续去天谕道宫吗?”

“怎么不去,我救妖兽和我去天谕神宫是两回事,不过这事我们不能主动和他们说,他们知道是一回事,我们主动给他们说然后他们知道是另一回事。”

“哈哈,了解。”

-------------------------------------------------

尘土飞扬,马车队伍渐渐远去。而在他们正在赶往的天谕道宫中,那只小青狗出现并落在了一青年道人身边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匹巨型幽冥狼,体型更壮硕,发色更深邃,特别脑前的那一轮弯月幽光流转,让人望而生畏。

青年道人浑身道韵流转,剑眉之下却是一张温和的笑脸。

“小宝,辛苦了。”青年道人投给这匹狼一枚开心果,小巧而可爱的果子进入腹中,大狼的神情变得有些微憨。

“终究在世间留下了一枚因果,虽然比想象中大了点,但也正合适,接下来的故事就看你雀儿姐姐那边了呀。”他摸了摸小宝的头,如是说道。

--------------------------------------------------

十万大山,连绵不绝。一抹红色的鸟影出现在了一座极其隐秘的高山之上,随后落地化为了一小女子模样。她是朱雀儿,朱雀一族年青一代天赋最杰出的一人,万人宠,千人疼。

她来到一个石洞前,石洞左侧一块有个瀑布,右侧是快极具象征意义的镇龙石墩,其上刻着三个字:镇龙崖。

身上微波一晃,她走了进去,里面是个打瞌睡的年轻男子。

“诶诶诶,你就这么对待来看你的雀儿姐姐吗?”

“什么姐姐,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不见睡意,声音却显得有些慵懒。

随后洞内传来了一阵阵悲惨的龙吟声,近看之下发现该年轻人竟是被打出了本体,不停喘气的瘫软在了地上。一旁的朱雀儿手持青木长鞭,弯腰打量着他,面红耳赤,剑眉直指。

“有本事叫他们解开我的禁制,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嗯?”一个字似乎隐藏着杀气。

“行行行,快帮我问问他们啥时候放我出去,他们不可能把我关一辈子吧。”

“哼,解开禁制你也打不过我。今天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你听还是不听?”

“有话快说,有……好消息你就说说吧。”身上的疼痛提醒着他刚才承受过的暴力。

朱雀儿对面前这位所谓的龙族三皇子开始有些满意了,平日里不是死一根筋吗?今儿似乎有些服软了。看来禁闭是有效的,暴力也是有作用的。她嘿嘿一笑。

“关于你和她的事。”

三皇子一下就竖起了耳朵,如果没挨揍的话也许会突然站起来吧。不过也只是也许两字,看该殿下的肢体动作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仅仅是竖起耳朵那也够了,至少证明他确实是在意的,毕竟龙族三殿下本身又懒又爱玩的性子确实是人尽皆知。

典型故事,平日里闪电劈得噼里啪啦的硬是影响不了他一点点打呼噜的节奏。在天劫里即使流着血,满身伤痕都能毫不在意慵懒的涂起金疮药这类凡间药品,仿佛只是一些需要止血的小伤口,然后让人九死一生的天劫就硬是在他慵懒的神情中挺了过去,然后涅槃重生,展现出不可思议的生命力。简单来说,在那之后,他更抗揍了,而且更持久。

这个“她”被称为花之仙子,种族却是燕尾蝶。在十年前他俩因缘际会而相识,并且在那之后他们一直在一起,欣赏着日升月落,游戏于花花草草。

直到龙族下诏叫他回去,但是这二货却是爱理不理,硬是逼着龙族长老三番两次亲自找上他,不仅暴露了他俩的恋情,还造成了如今被困镇龙崖的局面。

“她如今过得不好。”朱雀儿接着吐出这这样一句话,然后停顿了下来。

“这也算好消息?接着说吧。”他不认为朱雀儿会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给他说这样一句话。顿了顿,他也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于冷清,轻轻的问道:“龙族没有继续为难她吧?”

“没有,小洲他一直帮忙看着呢。只是蝶语谷,最近杂草生了许多,她也变瘦了不少。”

二殿下眼神少见的闪躲了一下,心里想到:或许我真的做错了吧,要是没打扰她就好了。

朱雀儿继续说道:“小洲前两天发消息跟我说在天龙帝国欠下一桩因果,但他本身又没什么好的办法将其偿还。所以他想请我们帮帮忙,从中找一个人作为他们的桥梁去帮他了结这份因果。

就昨天,我从蝶语谷归来的时候已经和蝶儿她谈好了,她说她愿意做这个桥梁,并且顺便还了他这守护蝶语谷的恩情。”

“桥梁是什么意思?”

“就是转世为人,于人世间重新修行。”

“什么?她要舍弃千年修为?就为报一个恩?”不过他随后很快就冷静下来,问道:“那她有对我说什么话吗?”

“有啊,她说大致意思是说:能于世间相识,她很快乐,漫长的一生是一生,短暂的一生亦是一生,再见。”

“能不能别戏弄我了呀?我要她的原话。”他真的有些愤怒但又同时感到憋屈。

“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给你说原话?想听自己找她去啊!”

“你TM。”他忍不住爆出了一句他不知道从哪儿学的粗话。“你有本事你倒是让我出去啊?”

“瞧瞧,着急了,着急了,我们的三皇子着急了。”她掏出一块玉佩,龙形的。然后扔给了他。

“小洲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修行实修魂。”

二殿下镇住了,倒不是因为这句话他没听过,而是他突然意识到了朱雀儿开始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绕这么大的弯子就为了这目的呀,明明都为我想周全了还在这与我使劲儿的绕圈。

“朱雀儿,下次和我说话的时候干脆点,不要明知道我会怎么选择还给我不断的喂诱导丸。

同时记得让我投胎早点,这辈子蝶儿比我大,下辈子我才不能比她小。

顺便帮我感谢一下小洲,这个恩情是真的只有来世再报了。”

“哈哈哈哈。小蝶,等我,无论你生在何处,样貌如何,我肯定都能找到你,绝不放手!”

说罢,一道灵魂从龙躯之上升起,然后附着到了龙形玉佩之上。

“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聪明了?不仅聪明还果断睿智。不对,如今的一切其实都是由于他的蠢造成的,差点被临死前的他给忽悠了。”

她忍不住踢了踢地上笑得賊难看的龙脑袋,听说龙筋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要不让这蠢龙废物利用一下?她不由自主的就在脑袋中产生了这样无聊的想法。

“不愧是龙躯,恢复得就是快!”弄得她都想再将他鞭尸一次了。

说归说,闹归闹,她将不知该说是躯体还是尸体的龙躯扔到了角落边,然后对着它扔出了一个卷轴,看着卷轴黑白光影流动将它的躯体里里外外的封了起来,她点点头,随即转生走出了洞口。至于后续龙族可能会发生的事就慢慢解决吧。

说实在的,她有些头疼,那确实是群有老有小的顽固。

--------------------------

天谕道宫,天龙帝国的一行人员终于到了,一阵寒暄之后天龙皇帝,黑影,白影三人也是被领进了道宫的茶厅之中。

他们现在要等一个人,一个他们小时候见过的人,同时也是这座道宫的负责人--天慈道人。

等的人迟迟未到,他们也没有着急,而是开始用着面前的茶具冲起茶来。茶是好茶,于皇宫也不多见,但口味却是更佳,不由得让他们心中升起对制茶人一抹由衷的赞叹。

好茶静人心,心静被人迎。他们没等来他们预想的那个人,而是见到了一个高高的青年道人向着茶厅慢慢走来,步伐微移音色浅,看起来很是平凡但给他们的感觉却是相当不简单。

他很自然,自然到就算站在他们的面前都像不存在一般。

天龙皇帝起身相迎,黑白二影跟在后面,相互作揖之后被请入座。

年轻道人随即在对面坐下,开口说道:“天慈师叔近期和朋友聚会去了,所以道宫暂时由我代为管理,看陛下来信说有事相求,但是据我所知天谕道宫向来是不参与俗世的。”

皇帝听着眉头微皱,因为他从这句话里感觉到了拒绝的味道,而他请求什么他还没说呢。但是这话确实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天谕道宫是不能参与到俗世纷争的,这是天元纪年初经由天谕道宫的神职人员发布到天元地界所有人类以及非人类国家的,天谕道宫既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遵守者。

“我来只是求个方法,一个护国安民的方法。”

“如果陛下能求,那其他人其实也能求。其实陛下不缺治国安民的品性,何必还来多此一举呢?”

“求前辈指教。”天龙皇帝虚心求教。

指教?前辈?不知不觉年轻道人才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到了这个年龄层次,他皱了皱眉,竟是感觉有些忧虑。小小情绪微微散发悄悄促使着屋子里的众人跟着忧国忧民忧天下。

他本身其实并不觉得自己真就比面前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更有俗世间的阅历,有资格给予指教。他觉得有些有趣,微微一笑便瞬间收拢了自己的情绪。

屋内众人面上悲伤的阴云同时散去。

“指教就免了,陛下,天龙帝国不缺福泽庇佑,你这此行反而多此一举,有损俗世大义。”年轻道人深情不变,嘴角微言,同时从怀里掏出一件物品递给了他接着说道:”这儿有一只龙珏,你可将其传给你即将出生的子嗣,自可保他成长平安,至于他为福为祸就看陛下和天下苍生的福泽了。”

皇帝小心的接过龙珏,玉面冰凉沁人心神,应是不凡之物。

他轻轻的确认道:“道长的意思是说我那未出生的孩儿命运不简单?”他迅速把自己的称呼调整了一下。

“命运由天定,成长在自身,他只是身负大气象罢了。”

天龙皇帝想了想这句话确实没毛病,但没毛病就是最大的毛病。历朝历代任何一个皇帝包括他自己谁没有所谓的大气象,谁又不靠自己?想来这龙珏确实只是个不那么普通的平安符罢了。

他随即道了声谢,将龙珏揣入怀中。他感觉到了面前这个青年道人有些不善言辞,也纳闷于此次出行所接收到的意思。

‘俗世大义?’这词他突然觉得好有压力。

话句话说,多此一举等于你没必要来,等于你不该来,等于你来了没用。几乎就等于你快走吧这种逐客的意思。

如果是天慈道人,他会给的答案是什么呢?也是没答案吗。

他感受着怀中的冰凉,感觉自己终究是有点收获,毕竟是道宫留给自己孩儿的东西,或许孩子就是道宫留给我的答案?。

“打扰道长了,还望见谅。”皇帝起身离座微微一礼。

年青道人点了下头。点头就代表真的被打扰了,也侧面提醒着如果真没什么事就不要再来了,这也让皇帝客套中的不好意思也变成了真正的不好意思。

他们随后被领进道宫的道人领了出去。他们上了来时的马车,一行人走了好远,却是一直都是一言不发。

白影忍不住抱怨道:“道宫的人都是如此无礼且直白的吗?”

黑影接口道:“谁说不是呢?”

皇帝微微一笑:“谁说是呢?”

两人直勾勾的看着他。

道宫内,茶厅门外出现了那只青色大狼。年青道人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摸了摸脑袋。

“走吧,小宝,都完成了。”

叫小宝的狼呜了一声,让年轻道人跃坐到他的背上,随后飞行上天。

天空中传来一句稚嫩的问话声:“小洲,我是不是演得不太好?”

“嗯,不需要你演得太好。”

“那我下次演好点。”

“不,就这样就好。”

玉珏落凡尘,成因亦成果。世事本多变,姻缘会如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