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红线隐凡尘,龙蝶初识春。

发布:2022-01-15 02:02:18

天谕公元317年,江湖红线重出江湖。距离上一次红线的会出现距今了三十余年,但以及使用的手段和流窜作案的次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龙帝国的晓阳和清风二城好像随处可见都可看见了一揪动红色丝线的黑色身影。江湖传言:那丝线全是靠血血染的。和三十年前像,红线一直去追寻无距离上次红线的出现距今已经二十余年,但使用的手段和作案的次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龙帝国的晓阳和清风二城似乎随处都可看见一牵动红色丝线的黑色身影。。...

天谕317年,江湖红线重出江湖。

距离上次红线的出现距今已经二十余年,但使用的手段和作案的次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龙帝国的晓阳和清风二城似乎随处都可看见一牵动红色丝线的黑色身影。

江湖传言:那丝线全是靠血染红的。

和二十年前一样,红线始终追寻无果,不知是男是女,只知他或者她身处市井。

二十年前,红线的民间口号是杀尽天下负心人,因为针对的基本都是不良男子。如今呢?他还是他吗?

烟柳之地红袖招,风流之后幽魂桥。红线之名再次震慑了新时代的不良肖小。

日子风清云淡,古道芳草连天。清风城依然风清。

两年后,春。

—————

清风城的陌离镇,此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准确的说,是名剑客,一名头戴斗笠,身着青长衫,背后斜挎一把剑,腰间系一包裹,其中藏着一枚金黄色的酒葫芦的剑客。

陌离镇只是个普通的小镇呀!近两年却因为红线之名让它的江湖气息活跃了起来,并有不少英雄因此身首异处。

“红线似乎和以前不同了!而且底线更低!”江湖这样流传。江湖人,江湖事,江湖多侠义。

不过就是借侠义之名二字罢了。

“不过我喜欢。”背剑人爽朗一笑,然后置身于阴影之中。

清风城似乎不再风清。

——————

陌离镇的一处破落民宅,此时传来了一些孩童朗朗的读书声。

由远及近,孩童中间有位来回行走的女先生,手持黄色竹简,身着白色朴素束腰长袍,头挽流云修长发髻。左眉间一颗小红痣,嘴角微带两个弯。算不得天生丽质,却又很是舒心养眼。

这个年代,女先生可不长见,更何况是这样的环境中间。孩童们很是认真端重的盘坐着,一个眼神,一个读音都显示着对面前女子的尊重。

她会是谁呢?虽然时隔多年,但那模样依稀可以识别正是当年失踪的乔家小姐:乔霓。只是身形拔高了不少,眉宇间少了一丝灵动,多了一丝温婉。

好一个教书先生!

此时的她合上了书简,孩童们也停止了手上的比划和躯体上的摇头晃脑。

“刚才我们读到:慎好独,每至于庭院,万花齐放,邻里以为仙人,故为后世记。

大家怎么看待这句话的呢?”

一个小男孩举起手,乔霓看着他示意到:“你来说说。”

小男孩站起身问道:“王慎会不会是真的仙人呢?”

乔霓右掌下按,示意他坐下。然后说到:“是不是仙人暂且不论,但后文的他却被言常进出于朝廷,立大志,行大教,开新政。开篇脱俗于凡世,后文却游走于世俗,那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个小女孩继续站起来说道:“王慎应该不是仙人,是邻居把他给神话了,毕竟这世上哪有那么大能融入一万种花的庭院呢?至于他游走于世俗,只因为他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

小女孩也被示意坐下,好像她的观点也得到了大部分孩子的认同。不过之前的小男孩似乎有些不服,他说到:“万花可不可以并不是指的一万种花而是指的庭院中所有的花呢?我觉得世界上真有仙人,而且我梦到过。”

周围传来了孩童们的一阵笑声和争论声,似乎在说:谁没梦到过仙人啊,可是梦能当真吗?

乔霓让他们争论了一阵,然后说道:“你们所争论的都不无道理,但是呢故事无论真假,但结合全文这句话其实告诉了两个观点。第一个就算有仙人那仙人也是人,第二个就是就算没仙人我们也要让自己成为有仙气的人。”

孩子们陷入了一片沉寂。乔霓则是微微一笑说道:“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儿,大家都早点回家。”

孩子们都礼貌的站起身恭敬的说道:“先生再见!”十几个孩童有序的走出院落,院落外或坐或立的有着一些成年男女,他们是来接送这些孩童的家人。

看着孩子一一被接走了,乔霓关门转身回到了院落,然后拿起扫帚轻轻的挥扫起来。院墙边的月季花,东离草和院落中间的梧桐树,搭配干净整洁的地面,让破落庭院中的乔霓觉得破落的院墙一点也不破落。

“花开了呀!”她有些开心。

她喃喃道:“会不会不是院中花开,而是心里花开了呢?”

“是心花开了,不仅是你,也是孩子们内心的花开了。”

“谁?”乔霓吓了一跳。

眼光跟随声音眺望,却见屋顶露出一片青色衣角,和青花倒勾瓦的颜色倒是形成了完美的掩护。

难怪孩子们和她都没察觉到!

乔霓慢慢退步到院门旁边,渐渐看到了屋顶的全貌。只见一男子靠躺在她的屋顶,腰间挂着一个酒壶,身旁放着一个斗笠,斗笠下还有一把长剑,靠躺姿势很是悠闲,模样似乎也有些小帅。

其实今日阳光挺大的,这人他不怕热吗?也不知他躺了多久,又有什么目的?她如此想到。

被一眯着狭小丹凤眼,模样的娇小可爱女子女子盯着,屋顶上那人似乎也不好意思再躺着,他拿着物品不露痕迹的跳了下来。

“你好,我是余光,一名探险家。”他取下斗笠,露出一张秀气的脸以及高高的发髻,接着伸出了手。

乔霓因为这个名字瞳孔猛的一缩,身体退到了三尺开外,身体爆发出一股刺人的杀气。然后马上因为探险家三个字否认了自己的想法,杀气立即收敛。

“你好,我是乔霓。”她并未伸手。

余光因为这股危险的气息浑身警戒起来,同时内心莫名有些失落,但是一个杀手确实应该有个最起码的警惕不是吗?他不由得想到了最开始他初见这个乔霓,也就是传言中红线的场景。他可不在乎她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人,他来到这找她只是因为无聊同时带着强烈的好奇罢了。

对红线之名好奇,然后开始对人也好奇。

她为啥会做这些事?是什么让这个女子一边做着教书育人的神圣事业,一边又成为一名十分优秀的江湖杀手的呢?

而且根据他前些日子的观测,他发现并且已经认为红线应该是个十分冷血的人,因为她的目标确认得很快,而且并不在意和关心她杀了人之后对死者家庭所造成的后果。

因为她的目的只有杀人,所有事故的线索基本只有红线两字。打斗痕迹,脚印,声音什么的别想知道。

所以雌雄难分,长幼难辨,再根据二十多年前的传闻记载,任谁都不会将红线联系到面前这个小姑娘身上。

而他怎么发现的呢?

就春分时节刚过,和其他人一样,本着对红线之名的好奇之心,好奇这个两年来首尾难见的红线到底是何方神圣来到了陌离镇。

然后他来到了红袖招,每次都没点女客,然后独自坐在柳前凉亭饮酒喝茶。

红袖招因为红线的原因生意惨淡了很久,但是由于他们这些江湖侠客的出现,红袖招就对他们实行打折,或者免费,甚至还贴出了不菲的悬赏,然后就又开始轰轰烈烈的操办起来他们熟悉的事业。

红线依然偶尔出现,但熊心豹子胆的男子还真不少,其中还包括不少的江湖侠客。

余光很是耐心的等了几日,就在他初见她的那天夜里,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来自灵魂的悸动,但张眼四望又并无异常。事出反常必有妖呀!那一刻,他的周身完全静了下来,红袖招依然热浪弥漫。

等待,凝神静气,于呼吸中等待!

柔柔的晚风轻轻吹动着,高空中的树叶开始沙沙作响。终于,一道身影从高空的一颗树的阴影里如闪电般出现,同时似有感应般的还向他这边看了一眼。

他同时睁开眼,看向树梢。

那一瞬间,他们之间聚集的目光仿若闪电在空间和他们的灵魂中同时留下了一个印记。

夜间昏暗,相聚又太远,他们相互都看不清对面。

但是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个黑影是个女子!

但是她的目标不是他。

此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壮汉从三楼亭台开门走出,隐约可见室内一个女子衣不蔽体,娇羞无限。他收紧衣服意图挡住高空中凛冽的的夜风,就在他想要抒发自己豪情的一瞬间,红光闪过!他的生命戛然而止。

杀了就走。今天的她比往日走得更果断,因为她意识到今天的她似乎被清楚的发现了。

情况有些不妙!

她于黑暗中飞得再无以前随意了,但是更快!

“好一个红线!有些意思”。他立刻腾空而起,来到她之前站立的树上。此时下意识摸着脖子的中年壮汉才缓缓倒下。

这个人,他认识,龙虎山寨的三当家,一个功夫不错的江湖人。

他立刻顺着阴影追去,恍若未闻身后迟迟传来的女子尖叫声。

追了好几个巷子,他才发觉红线这个女子的轻功一点都不弱于他,甚至比他更高。

带着他溜了几个弯弯之后,他竟然跟丢了。

“什么玩意儿!我竟然被戏弄了?”

“不过还挺好玩的!”虽然被戏弄了,却让他觉得这件事更有意思了。

由于对未知的好奇,对自我的追寻。他成为了探险家,并学会了解决各种各样的困难。

然后他每天就在清风镇和陌离镇的风月场所最高的屋顶呆着,没错,就是屋顶。然后啥也不做,隐藏气机,然后看着她杀人然后记录下她离去的方向。

真邪恶啊,用生命堆砌,只为了一个方向。

但是通过这一条条蛛网式的鲜血线相连,竟真被他锁定了面前的这座破败院落。

证明:这是个脑筋很直的丫头,杀手。

而自觉有些费力逃过未知人物追踪的乔霓则是直接翻墙进入了自己的乔霓小院,靠在墙边,嘴角喃喃: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

“请问你在这做什么呢?”乔霓问道.

“你这院落舒服,本来打算借着屋顶好好休息一阵,没曾想听到乔老师的智慧授课,所以不由得惊扰出声,还请勿怪。”

他才不会说自己昨夜就已经来了呢,并且还看到了她更换行装。而且如果暴露了自己已经知晓她身份这个事实的话,岂不是也对不住为他指引方向的几条亡魂?他要将这秘密先藏着,好好了解下这个让他感兴趣的女子。

“没事,如果你想休息的话可以在屋内休息。”

然后她打开一处偏门的屋子,走了进去。屋子角落摆放着一张木床,看起来还算干净。

他主动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看着她干净利落的向床上铺上干草,装上被褥。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不是还没答应嘛,笑哭~。

“探险应该很不容易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多休息几日。”

她把一把钥匙扔给他,刚刚打开过偏房门的钥匙。

“她这是在留宿?难道我要被包养了?我的天哪,被个女杀手包养,这也太刺激了!”余光心思暗浮。

不过嘴巴上倒是答应得很快而且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好的,谢谢。”

当然,手上也快!

乔霓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就这样,他们成为了同院落的邻居,因为余光这个家伙似乎打算赖着不走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