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马车上的对话

发布:2022-01-14 05:28:33

“菲菲,进来和院长告退”任琼英对着从厢房走出的姑娘说。“姑姑,我明白这终归是免不得的。”陈菲菲不动声色地说,她的毕业离校除了英姑姑外竟没人理睬。她在英姑姑惊诧的眼神中,满不在乎地走入大厅里,和院长说再见。院长但是平时不不喜欢陈菲菲的为人处世,但终“姑姑,我知道这总归是免不了的。”陈薇薇不动声色地说,她的离校除了英姑姑外竟没人理会。。...

“薇薇,进去和院长告辞”任琼英对着从厢房走出来的姑娘说。

“姑姑,我知道这总归是免不了的。”陈薇薇不动声色地说,她的离校除了英姑姑外竟没人理会。

她在英姑姑诧异的眼神中,满不在乎地走进大厅里,和院长告别。

院长虽然平日不喜欢陈薇薇的为人处世,但终归想着她父亲的拜托,在这一刻,她也选择和陈薇薇和解。她把手一挥,即表示告别,又是特地给陈薇薇一个握手的机会。然而陈薇薇根本不领情,退后了一步,冷冷地笑着给院长行了一个鞠躬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任院长大怒,但她又不能现在发作。她拉住乔玫儿的手说:“愿上天保佑你,孩子,前途一帆风顺。”说着,她狠狠地瞪着陈薇薇离开的背影。

最终,乔玫儿和大家分手了,这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家,可是又舍不得离开书院。书院里的姑娘都到了书院门口,送别乔玫儿,几个年纪小的,都忍不住低低地抽泣着,她们实在是喜欢乔姐姐,乔玫儿也留下不舍的眼泪。而陈薇薇在半个时辰前已经静静地坐上了马车,没有人会因为她的离去而留下一滴眼泪。

仆人替留着泪的小姐关上车门,这时英姑姑急急地走到门口:“等一等,小姐们,这里有些书院特有的鲜花饼,路上吃。薇薇,这本《女德》给你留念。每位从云启书院走出去的贵女们都会拿一本。小姐们,再见了,车夫,启程吧。”英姑姑把这群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每个人的离开她都是不舍得的。

哪知道马车走了没几步,陈薇薇就把那本书从车窗外扔出去,,看见英姑姑吓得目瞪口呆,陈薇薇才发自内心地笑了:“谢天谢地,终于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薇薇,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乔玫儿见她有违礼数的行为,也是惊得半响才说出话来。

“我恨透这里了,但愿我一辈子都不要见到它。”陈薇薇还想说她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座书院。

饶是这样,乔玫儿听了还是大吃一惊“为什么?”

“为什么?这几年来,我在书院里受辱受气,连女仆都不如。没有人把我当朋友,除了你。我在学校里教书法,任琼盈又随便克扣我的例银。如果哪天那个老太婆掉进河里了,我才不会把她捞起来,绝不!”

“薇薇,你怎么老想着报复呢?”

“有报复心很自然,我可不是做善事的菩萨。”

陈薇薇宣泄着,只埋怨世人亏待了她。其实世界是面镜子,照出来的是每个人自己的形象。就算人们不照顾陈薇薇,那她自己又为别人付出了多少呢?她可不是乔玫儿那样温婉的女孩。

尽管如此,陈薇薇与乔玫儿还是成为朋友。

应该说,陈薇薇成为这样的人,和自己的家族有关。她的父亲生在没落的三流贵族家庭,他是个有才无德的画师,他喜欢泡酒馆和逛窑子,一身的画技最终也逐渐荒废。他最后娶了一位私塾先生的女儿。她母亲受过一定的教育,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因此教得女儿一手傍身的技艺。

她父亲常常喝醉回家打自己的妻女,借的债务也是日筑高台,她母亲没法成了低贱的卖肉女勉强补贴家用。对于母亲从事的低贱行当,陈薇薇是避而不谈,只说自己出生在贵族家庭,并以此为荣。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临终前写信给任院长托孤。当时她才十岁,到云启书院半工半读,以教书法来免除学院的费用,一年还有十两银子的补贴,也能学点知识。

陈薇薇长得很瘦弱,常年营养不良,面色苍白,但是眼睛很大,像诱人的宝石。与同龄人相比,她看上去像没长大的小小孩,但她的心智可比同龄人成熟太多。父亲在世时,她常常能把上门讨债的人打发走,并且也能哄得酒馆的老板在赊账给她的父亲买酒。父亲在酒楼里和狐朋狗友们闲聊的时候,陈薇薇会在旁边有些人会给她买点小果子蜜饯解解馋,也听了本不是女孩子该听的粗话。陈薇薇也说她从来不会是天真浪漫的大家闺秀,从6岁起,她就是能当家做主的女人了。

在父亲母亲相继去世后,她来到了云启书院,总算有了栖身之所。但学院里严谨的制度规则使她感到窒息。她十分留恋过去从前自由的日子。她从小就与男人打交道,在女人成堆的女学院里十分格格不入,她讨厌学院里的一切:院长爱摆架子,英姑姑是烂好人,女先生有十分刻板,大点的女孩又十分无聊,整天在房间里做着绣花看书,小点的倒是可爱,不过她也嫌她们太吵了,临走时也没有人舍不得她。只有对面前的乔玫儿,她才有好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