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我为鱼肉

发布:2021-11-25 23:10:18

第二日晨间,平安于一股奇特的香气中从梦中惊醒,才睁开眼睛眼,抬头一看一抹陌生的黑影扑棱回来,在她面前大声嚷嚷道:“姑娘,你醒啦。”平安混混沌世界沌,隐约记起昨晚她因太过疲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的,睡梦中像是还觉得到似有一只手在她面颊留连许久。她坐站起身来,直觉浑身明显乏力,疑平安混混沌沌,隐约记起昨夜她因太过疲惫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睡梦中好像还感觉到似有一只手在她面颊流连许久。。...

次日晨间,平安于一股奇异的香气中惊醒,才睁开眼,只见一抹熟悉的黑影扑腾过来,在她面前嚷嚷道:“姑娘,你醒啦。”

平安混混沌沌,隐约记起昨夜她因太过疲惫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睡梦中好像还感觉到似有一只手在她面颊流连许久。

她坐起身来,直觉浑身乏力,疑惑道:“他怎会轻易放了你?”

问完,她猛地意识到什么,忙试着调息运气,却发现体内空空如也,这才明白,沈重黎竟封住了她的灵力。

见她动作,四足玄乌显然也猜出了大概,恐惹她烦心,音量都小了几分,“那杀神约莫是见困着我无用,所以将我放了出来。”

平安叹了叹气,未多做纠结,又问:“现在外面是何情形?”

昨夜临睡前她听了几句门外交谈,虽并不真切,但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院门口有那杀神的手下守着,我出不去。”说着,小家伙语气一转,忽地染上一丝得意,“不过我就知道姑娘醒来会问我,所以刚才偷偷在墙角听了一阵,只听到外头在谈论,说是这城里闹了妖。”

“是何妖?”

“不知。”玄乌在她膝头落了脚,“好像是昨个夜里有人见着只怪鸟在天上盘旋,那鸟生得巨大,长了九个脑袋,个个都还生着与人无异的面皮,发出的啼叫似女人的悲泣声般,十分骇人。”

“九首人面?”平安闻言蹙起了眉。

她曽于通天阁的古籍上看到过一些记载,相传上古时期有一种凶兽,名唤鬼面,形似凤凰而生十首,喜食人魂,每及它吃掉一个魂魄,便会在短时间内将一个脑袋幻化成那枉死者生前样貌,是以常常十首十面,所到之地定会哀鸿遍野尸骨成堆。

只是自千年前神魔一战后,如这类凶兽基本都被镇压,应当不会再出现于人间才对。

看她神色有异,玄乌生奇:“难道姑娘知道是何妖了?”

平安摇了摇头,她到底未亲眼所见,不敢轻易下定论。

其实初到禹城,瞧见夜里乱象,她亦私下探查过,然大抵因她能力有限,并未查出丝毫线索,便歇了插手的心思。

可如今看来,若真与凶兽有关,她掺和进去,或许能借机寻个脱身良策。

想到这儿,平安顿时觉着不能坐以待毙下去。

她先尝试强行冲破体内的灵力压制,无果,又动身下了榻,缓缓走到窗边,朝守在院门前的两名神武骑护卫望了一眼,再次开口问道:“沈重黎走了多久了?”

玄乌展翅飞到她身边,回说:“天蒙蒙亮时离开的,走时还带了好些人,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听到这话,平安眸色一闪,“其中可有女子?”

“没有,都是穿着盔甲的男人。”

难道此行新圣女并未随同?

平安疑上眉梢,神武骑统领离殿本就罕见,若不是为了护送圣女,那便是授了别的意,另有目的。

侍神殿表面神圣高洁,其实早已败絮其中,殿里的几位长老私底下互不对付,各有所图,已经明争暗斗了许多年。

就是不知沈重黎这次是奉了谁的命。

不过她已非神殿中人,再想这些倒也无用。

平安收回思绪,转身闲逛起屋子来。

此处应是侍神殿设在各城池的神使别院,屋内装摆与她曾去过的几处别院大同小异,甚至能看到绘有神殿图腾的各类小玩意儿。

相比她的气定神闲,一旁玄乌却是焦心如焚,瞧她还有心思把玩起木匣子来,不由急切道:“姑娘,既然那杀神不在,我们何不趁现在想个办法逃走?”

平安放下匣子,又拿起个瓷壶,头也未抬道:“你想走吗?”

那是自然。玄乌心道,可被她漫不经心的语气问得一怔,想说的话哽在了喉间。

“那就走罢。”话音一落,只见她摆回瓷壶,直接去到门前,开门走了出去。

出了房间后,她未作停留,又径直走出了院子。

守在院门口的神武骑侍卫看到她出来,竟也没有出手拦截,只默默动身跟随在了她身后。

平安视若无睹,颇有兴致地赏起了园景。

没逛一会儿,鼻尖处忽又弥散起先前那股异香。

那香气古怪,不似花草谷物,也不似胭脂水粉,时而浓郁,时而浅淡,闻之令人迷醉,从而不自觉牵扯出心底愁绪来。

她循着香气想找出来处,不料走着走着便走到了位于西面的马厩前。

马厩一面挨着外墙,一墙之隔的另一边长着颗参天大树,树干粗壮,瞧着颇有些年岁,茂密的枝叶阴蔽高墙两侧,正好成了马厩的天然屏障。

此时马厩里满是高大英挺的银玉狮马,若不仔细分辨,根本瞧不出谁是谁的。

平安却一眼认出了沈重黎的坐骑“惊风”,缘因它身上有个独特的标记。

年少时她想学骑马,神殿内却没有普通马匹,她便央求沈重黎将惊风借给了她。

可银玉狮马本为妖兽,生性桀骜,需经过多年驯服才成坐骑,也致使它们极其认主,轻易不会让外人触碰。

当年她几次被摔落在地,疼得不行,但又心有不甘,于是一面害怕地死揪着它的鬃须,一面越挫越勇,不想因此将它的脖子处揪秃了一块,自那之后,惊风每回再见到她,便拔腿就跑。

平安瞧见眼前的狮马毛发银白梳亮,通身没有一点儿杂质,唯独马脖子处秃了一小块,不禁莞尔,哪会想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块竟还没长出毛来。

她行至树荫下,感觉到丝丝凉意浸身,正想再靠近些,不料这家伙似乎认出了她,还记着仇,立马冲她发出排斥的怒吼。

平安一哂,放弃了亲近的念头,刚转身要往回走,忽见不远处徐徐行来两道熟悉的人影。

是霍云希主仆。

此刻她脸上毫无掩饰,正犹豫着要不要避让,身旁突然来了人,随眼前视线一挡,一顶幂篱蓦地扣在了她脑袋上。

平安惊疑发现,居然丝毫未察觉到沈重黎近了身,而原本嘀咕在她左右的玄乌早已不知踪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