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惊世骇俗之言

发布:2021-11-24 11:15:24

“那是你我以为!”白锦悦冷声道,随即唤来小厮,押着小莲回到正厅外,“小莲叛主,不可以宽恕,依着家规,杖毙!”当她冷冷吐出杖毙二字时,不在场之人都面露惊诧之色。许氏指指她,声音都有些颤抖着了,“你!你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作出这样狠毒的事情来!倘若传了林氏指着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你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来!若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那是你以为!”白锦悦冷声道,随后唤来小厮,押着小莲来到正厅外,“小莲叛主,不可饶恕,依着家规,杖毙!”

当她冷冷吐出杖毙二字时,在场之人都面露惊愕之色。

林氏指着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你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来!若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若我今日不得脱身,那现在百口莫辩的就是我!我若不处置了她,日后岂不是谁人都能欺负到我这个大家闺秀头上来!”

她气势凛然,一番喝斥竟叫林氏说不出话来了。

白锦悦掠过众人复杂的目光,转向垂头不动的小厮,“还愣着做什么?难道是要我亲自动手!”

那些小厮们面面相觑,又见白展鹏没有出言阻止,便以为他是默许了白锦悦的做法,所以立马取了宽凳和木板来,三两下将小莲按在宽凳上。

小莲这会儿也已经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

“小姐!奴婢知错了!求您看在奴婢伺候你多年的份上,饶了奴婢这一遭吧!”

白锦悦却不为所动,她上前一步,身子微微前倾,望向小莲轻笑道:“正因你伺候我多年,用你来杀鸡儆猴,再好不过了。”

她说完后退一步,小厮手中的木板高高举起又重重落下,顿时院内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这可是杖毙啊,所以那些小厮们都使了十足的力气,不多时,小莲的下半身就已经血肉模糊了。

林氏见状心中跟着阵阵心悸颤动,白锦芝更是小脸一白,向后倒去,幸而宋怀安在她身侧,伸手扶住了她。

白锦芝顺势靠在他肩上,抽泣道:“怀安哥哥,你可都瞧见了,大姐如今在我们家中也算是只手遮天了,她这般恨我,一定不会轻易饶了我的。”

美人落泪,梨花带雨,端的是让人心生怜惜。

宋怀安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越过人群和惨叫,望向了站在小莲面前,神色平静的白锦悦。

这个女人,竟这么狠!

皱眉,宋国公府绝容不下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

小莲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只是越发地虚弱了,满院子的下人皆低眉垂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大小姐,小莲断气了。”

白锦悦闻言轻点了点头,漫不经心道:“拖去乱葬岗吧。”

如此平淡的语气,好像方才死的不过是一只蚂蚁一般。

“大姐!你未免也太狠心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白锦芝一抹眼泪,继续道:“你对自己的贴身丫鬟都这般狠心,日后谁还敢伺候你!”

此话一出,满院子的下人们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现如今白锦悦在他们眼中,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小阎王啊。

白锦悦却毫不在乎,“我就是这么狠毒啊,所以二妹妹日后一定要放机灵点儿,可不要再惹到我了。”

女子脸上明明挂着最纯良无害的笑容,可说出来的话却犹如冬月寒冰,让人浑身一颤。

宋怀安终是忍不住了,“白锦悦,你这般嚣张跋扈,心狠手辣,我宋国公府岂能容得下你这样恶毒的女子!”

“巧了!我白锦悦也看不上你这种道貌岸然,人面兽心的男子。”

在宋怀安几乎可以吃人的目光中,白锦悦平静道:“既然你我二人相看两生厌,那就解除婚约吧,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又是一番惊世骇俗之言!

宋怀安从未料到这番话竟会从白锦悦的口中说出来,他何等骄傲的一个人,即便是要解除婚约,也不该由白锦悦提出!

这对他而言,就是羞辱!

“白锦悦!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咬着牙质问道,若是白锦悦还有些脑子,就应当知道自己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白锦悦白了他一眼,道:“我说解除婚约!宋公子怎么年纪轻轻耳朵就不好使了,听不懂人话!”

“你!”

宋怀安胸中一闷,一股怒气直冲上来,险些让他失去理智。

林氏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也跟着掺和一脚,上前来拉着白锦悦,佯装劝说道:“锦悦啊!你可不能冲动啊,宋国公府可不是想进便能进的!若是今日之事传了出去,只怕你日后也不好议亲了。”

她说的倒是情真意切,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为了白锦悦着想。

白锦悦推开她,“若真是如此,岂不是一箭双雕,遂了母亲的心愿。”

林氏愣住,“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与宋怀安解除了婚约,白锦芝便可光明正大地嫁入国公府,这是其一。日后我不好议亲,落得个声名狼藉的下场,想必母亲做梦都会笑出声来,这是其二。”白锦悦弯唇冷笑道:“这可不是一箭双雕吗?”

“白锦悦!我母亲是为了你好,你不但不知感恩,还这样诋毁她,诋毁我的名声!你简直是太恶毒了!枉我还将你当成是亲姐姐!”

白锦芝自认为抓住了白锦悦的痛处,大声斥责起来。

白锦悦望向她,不耐烦,“怎么?自己敢做还怕别人说?你若真当我是亲姐姐,就不会与你未来姐夫不清不楚!一口一个哥哥,打算恶心谁呢!”

白锦芝脸皮就算再厚,听了这样的庆,再加上如今又有宋怀安在场,也不免差恼至极,但她自知说不过白锦悦,只能掩面痛哭起来,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够了!”白展鹏怒喝一声,满屋内顿时安静下来,白锦芝皱着眉头一抽一抽,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反观白锦悦,像是没事人一般,淡定自在地站在那处。

白展鹏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随后道:“婚姻大事,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一个女子张口闭口提及此事,可还有廉耻之心!”

白锦悦却不以为然,“我嚣张跋扈,心狠手辣,声名狼藉,不堪做他宋家妇。他宋怀安已经将我贬的一文不值,难道还要我对着他摇尾乞怜,求他收留我?”

白展鹏一时语塞,好厉害的一张嘴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