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出生

发布:2021-11-24 04:30:30

1992年,在重庆市北碚区的一个小镇医院里,随着一声哭啼,我回到了人世间,正式重新开启了我这一世的人生。出生于前一个早上,就就下起了大雪,山里与镇上还也没全线通车,也也没宽广的大马路,仅有一条不明白被多少辈儿人踩过的青石板路,山路崎岖不平、漫长的旅程,我母亲一切如常,我顺利的出生了,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们又将我和母亲抬回了山里老家(你说,也不在医院多休息几天,嗯,现实残酷呀),据说当天,也是大雪纷飞,道路上铺满了厚厚的霜雪,山间丛林也批上了一件雪白的外衣。叔伯们似乎也忘记了寒冷,一路辛苦的把我们娘俩安全无误的送到了家。到家后,不管是在家等待的爷爷奶奶还是叔伯婶婶以及姑姑邻居们都高兴得不得了,争先恐后的掀开裹在我和母亲身上的被褥,抢着都想抱抱这个刚出生的公子。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人大了,父辈们也老了,老年人总是喜欢怀旧,过年过节,我们聚在一起就会谈论这些陈年喜事儿,同一件事儿,可能今年说了,隔三五年又会说一次,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不过可以想象,当时的那番景象,是多么美丽的一副画,群山环抱,树木林立,外面被一层洁白的大雪覆盖,院中齐集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喜笑颜颜,你一句,我一句,打破了冬日里的寂静,一片其乐融融、热闹非凡的景象。。...

1991年,在重庆市北碚区的一个小镇医院里,随着一声哭啼,我来到了人世间,正式开启了我这一世的人生。出生前一个晚上,就开始下起了大雪,山里与镇上还没有通车,也没有宽阔的大马路,只有一条不知道被多少辈儿人踩过的青石板路,山路崎岖、漫长,我母亲临盆在即,是众位叔伯抬着我母亲走了1个多小时的山路(可能不止一个小时吧)才来到镇上医院。

一切如常,我顺利的出生了,第二天,天蒙蒙亮,他们又将我和母亲抬回了山里老家(你说,也不在医院多休息几天,嗯,现实残酷呀),据说当天,也是大雪纷飞,道路上铺满了厚厚的霜雪,山间丛林也批上了一件雪白的外衣。叔伯们似乎也忘记了寒冷,一路辛苦的把我们娘俩安全无误的送到了家。到家后,不管是在家等待的爷爷奶奶还是叔伯婶婶以及姑姑邻居们都高兴得不得了,争先恐后的掀开裹在我和母亲身上的被褥,抢着都想抱抱这个刚出生的公子。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人大了,父辈们也老了,老年人总是喜欢怀旧,过年过节,我们聚在一起就会谈论这些陈年喜事儿,同一件事儿,可能今年说了,隔三五年又会说一次,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不过可以想象,当时的那番景象,是多么美丽的一副画,群山环抱,树木林立,外面被一层洁白的大雪覆盖,院中齐集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喜笑颜颜,你一句,我一句,打破了冬日里的寂静,一片其乐融融、热闹非凡的景象。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