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家人

发布:2021-11-23 13:01:48

温好思绪纷杂,被温婵送回了将军府。将军府紧邻靖王府,回这里自比回温府更方便许多。老夫人听了禀报,奔出:“阿好,据说你伤了脚?”温好望着面带急切地的老夫人,眼泪簌簌而落:“外祖母——”这一声喊傻眼了众人。老夫人愣之后搂住温好,颤抖着的手摸着她的发将军府紧邻靖王府,回这里自比回温府方便许多。。...

温好思绪纷乱,被温婵带回了将军府。

将军府紧邻靖王府,回这里自比回温府方便许多。

老夫人听了禀报,奔出来:“阿好,听说你伤了脚?”

温好望着面带急切的老夫人,眼泪簌簌而落:“外祖母——”

这一声喊惊呆了众人。

老夫人愣过后抱住温好,颤抖的手摸摸她的发,又摸摸她的脸,只以为在做梦:“阿好,阿好——”

温好口不能言,一直是压在疼爱她的长辈心头的一块石。

“外祖母,我能说话了。”温好含泪而笑,视线舍不得离开老夫人片刻。

再见到外祖母真好啊,而按着原来的发展,没多久外祖母就过世了。

被父亲气死的。

“婵儿,你爹娘可知道阿好能说话了?对了,今日你不是随你娘去靖王府了?”老夫人喜不自禁,后知后觉想起来,“阿好不是在咱们府里么,你们怎么一起从外头回来的?”

温婵看一眼目不转睛盯着外祖母的妹妹,无奈道:“二妹翻墙过去的。”

老夫人只怔了一瞬便笑了,看着温好的眼神满是疼爱:“阿好这调皮性子,随我。”

温婵微微抽一下嘴角。

她就知道外祖母会是这个反应,才直接说实话。

温好伸出手,轻轻拉了拉老夫人衣袖。

“阿好,怎么了?”老夫人看着外孙女,眉梢眼角的喜悦藏不住。

于她来说,阿好能不能说话,都是她疼爱的小孙女,可于阿好来说,那会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她的阿好啊,明明天香之色,乖巧可人,却因口不能言,遭受太多不公。

“外祖母,我好像惹麻烦了。”

“什么麻烦?”老夫人想到温婵的话,不以为意笑笑,“哦,翻墙头的事啊?那有什么打紧,你小时候就翻过。”

将军府本是国公府,追随太祖打天下的林老将军论身份虽不如王爷尊贵,但论实权与在太祖心中地位,没有几个王爷能比。

后来太祖驾崩,性情软弱的平乐帝继位,面对齐人进犯一退再退,赔款割地,短短两年就失了十城。

林老将军是个火爆性子,骂一次皇帝降一等爵位,骂来骂去就把国公府骂成了将军府。许是顾着先皇余威,皇帝倒是没让林家搬出国公府,只把门匾换过了事。

再后来,平乐帝胞弟安王攻入京城,平乐帝于混乱中不知所踪,安王登基,改年号泰安。

泰安帝欲重新封林老将军为国公,林老将军心痛平乐帝对外软弱,亦不喜泰安帝不光彩的继位手段,遂坚决不受。

“我摔在了靖王世子面前,还被小郡主等人看到了。”

老夫人闻言抬了一下眉梢,把温好揽入怀中安慰道:“那也无妨。阿好记住,流言蜚语不过一阵风,只要疼你的人不在意,转头就散了。”

“我记住了。”温好依偎着外祖母,心中叹息。

疼她的人确实不在意,只是很快疼她的人死的死,疯的疯,剩下不疼她的人要把她推进火坑。

这时一名医女提着药箱走进来。

老夫人指着温好道:“快给二姑娘看看脚。”

温好一只脚踝青肿,所幸没有伤到骨头。医女用软巾包裹住冰块,替她冰敷。

温婵心疼之余,忍不住嗔怪:“扭了脚不说,怎么还把手咬伤了,若是落下疤痕如何是好?”

温好看着小心翼翼替她涂药膏的长姐,笑道:“发现能说话了,以为在做梦。”

温婵手一顿,垂眸掩去泪光。

妹妹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等医女处理好退下,一名头梳高髻的美妇匆匆挑帘而入。

“我猜婵儿就带阿好来母亲这里了。”林氏风一般来到老夫人身边,一脸紧张看着温好,“阿好,你没事吧?”

她正与一众贵妇陪着靖王妃谈笑,王府一名侍女悄悄对她说了小女儿的事。

只是侍女没有多言,害她吓个半死。

温好望着林氏,一时没有吭声。

林氏看看嘴角含笑的长女,再看看面带喜色的母亲,一脸莫名:“怎么了?”

“娘——”温好脆生生喊了一声。

林氏一愣,直勾勾盯着温好:“阿好?”

没等温好开口,抬手狠狠拧了一下脸颊。

老夫人阻止不及,嗔道:“你们真是亲母女。”

林氏激动得唇都是抖的,哪怕脸颊疼着,也不敢相信:“阿好,再喊一声娘。”

“娘。”温好哽咽。

林氏揽住温好,控制不住哭起来。

老夫人拭泪,笑道:“快把这大喜事告诉女婿去。”

温好听了这话,眼神一冷。

是了,这个时候,父亲还是外祖母眼里的好女婿,母亲眼里的好夫君。

温好从林氏怀中挣脱:“娘,我们先回府吧。”

“阿好,你伤了脚,就在这里养着,等好了再回去。”老夫人开口拦着。

“又不远,坐上马车几步就到了,等我脚好了再来陪您。”

林氏也道:“母亲,我带她们姐妹回去吧,省得扰了您清净。”

林老将军过世,林氏作为出嫁女只需守孝一年,老夫人则需为夫守孝三年,是以现在还未除孝。

老夫人想到这点,遂没再拦。

温府确实离将军府很近,母女三人乘上马车,连一刻钟都没用便到了。

温好挑起车门帘,定定看一眼题着“温府”二字的门匾,无声冷笑。

这座宅子,还是父母定亲后,外祖父千挑万选买下的。母亲是独生女,外祖父与外祖母希望她住得近些,回娘家方便。

当然,最实际的问题是那时候父亲不过是刚考中庶吉士的寒门进士,既不愿住在岳家伤及自尊,又没钱置办宅院。

“阿好,看什么呢?”林氏心情极佳,笑着问探头往外看的小女儿。

温好放下车窗帘,笑道:“总觉得像做梦,连家都瞧着有些陌生了。母亲,不如别给父亲送信了,等父亲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岂不是好。”

林氏自幼受尽千般宠爱,虽嫁人多年还有着小女孩心性,当即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等到日近黄昏,婢女才来得及禀报一声“老爷回来了”,温如归便大步走了进来。

“老爷——”看清温如归铁青的脸色,林氏嘴角笑意一收,不由愣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