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我来

发布:2021-11-22 19:19:52

夏清语这个气啊,无心一甩就走。却想起白蔻白薇的话,这老太太是侯府中惟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而皮肤过敏性喉头水肿这种疾病,她不明白中国古代是否可以有方法问题,但是她在在现代也曾用针灸药物治疗过这类病人,但那是几千年的摸索研究才简单总结出的药物治疗经验,谁明白这里的因默默站在一边,看着一屋子太太奶奶姨娘们簇拥在张太医身边,这会儿事关余老太君生死,也顾不上什么避讳了,反正张太医和他们府里也是十分熟识的。。...

夏清语这个气啊,有心甩手就走。然而想到白蔻白薇的话,这老太太是侯府中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而过敏性喉头水肿这种疾病,她不知道古代是否有方法解决,虽然她在现代也曾经用针灸治疗过这类病人,但那是几千年的摸索研究才总结出来的治疗经验,谁知道这里的大夫会不会呢?若是会的话,自己不过受几句冷言冷语,又不会少块肉,反正也就要离开了,以后和这个家也不会再有任何联系;若是不会,那可是一条人命,所谓医者父母心,夏清语不会因为这几句话便罔顾一条人命的死活。

因默默站在一边,看着一屋子太太奶奶姨娘们簇拥在张太医身边,这会儿事关余老太君生死,也顾不上什么避讳了,反正张太医和他们府里也是十分熟识的。

那张太医到了老太太面前,只看了两眼,面色便是大变,接着伸手把了把脉,又让丫头掰开老太太的嘴巴看了眼,便站起身摇头道:“不中用了,请夫人们及早准备后事吧。”

“什么?”

当真是晴天霹雳,所有人都没想到竟会是这么个结果。立刻便有人拉住了张太医的衣袖,却是余老太君身边的大丫头黄莺,只见她“扑通”一声跪下,大哭道:“太医大人,求您救救老太太,刚刚明明还好好儿的,就这一会儿功夫,您……您能救过来的,明明老太太之前还是好好儿的……”

其他人也都哭起来,张太医却是一个劲儿摇头,涩声道:“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啊。老朽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说完唉声叹气不止。

叶夫人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想到侯爷和二老爷还在外面,若是就让老太太这样断了气,甚至没有儿子送终,她便觉着眼前一阵阵发黑。然而太医已经这么说了,恐怕老太太也是救不过来的。因正要强忍悲痛再派人去门口看侯爷和陆云逍等子弟回来没有,恰在此时,便听一个清脆声音道:“让我来试试。”

“你还捣什么乱?”

叶夫人不待说话,便听秦书盈恼怒叫了一声。接着便怒冲冲走过去,眼中喷火的瞪着夏清语。

夏清语丝毫不惧,沉声道:“太医也束手无策了不是吗?这病已经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你再拦着我,就真是连最后一丝生机都没有了。”

“你别信口……”

“盈丫头,让她过来。”

秦书盈一句话不等说完,便听叶夫人沉喝了一声。她恶狠狠瞪了夏清语一眼,却终于是让开了身子,接着她身后那些姬妾们也都让开一条道路。

妈的这么围着,有气儿也给闷没气了。

夏清语心中爆了一句粗口,迅速奔上前去探余老太君的鼻息,一边大声道:“都散开都散开,这么围着空气不流通,老太太本来就喘不过气,现在让你们围着,更憋得慌。”

秦书盈咬牙看着夏清语的背影,正要说话,就被叶夫人一个眼色给制止了,接着叶夫人便命众人都散开,只是她却仍然站在夏清语身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动作。

此时老太太神志已经不清,嘴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靠这个简单症状和刚才婆子们说的病史,基本上可以诊断为过敏性喉头水肿,而在这古代,并没有其它医疗工具可以确诊,事急从权,夏清语也只能赌这一把了。

因此她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伸手从那小银盒子里取出两根细长银针,这是当年夏清语出嫁时她父亲给的嫁妆,虽然女儿不会医术,然而他们是个中医世家,每个女儿出嫁或者儿媳妇进门,嫁妆与聘礼里必然少不了这一样。当时夏清语在屋中搜刮自己嫁妆的时候,看见这个针盒,兴奋得不得了,暗道这以后就是自己靠着吃饭的家伙。她却没料到,这银针竟会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让人捧来烛台点燃,将银针在火上炙烤了一番,然后夏清语就把两根银针分别刺在余老太君的合谷和内关两个穴位上,现在她只能祈祷老太太的经络足够敏感,若是经络迟钝,只怕不等针灸起作用就要一命呜呼了。而在这个时代里,做气管切开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莫要说没有工具和无菌环境,就算是有工具,这些虎视眈眈的女人能允许她做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吗?

也因此,余老太君的活路就只剩下这一条。好在经络的敏感与否和年龄没有太大关系。年纪大的老人也有可能是经络敏感之人,此时夏清语心中就不断祈祷着老太太能洪福齐天。

秦书盈悄悄来到叶夫人身后,看着夏清语在那里认真地忙碌着,额头鼻尖上甚至出了细细汗水,她便撇撇嘴,小声道:“太太,您真信她?从我嫁进来起,也没听谁说她会治病,平日里有个着凉伤风的,还要请大夫呢。”

叶夫人淡淡道:“那又能怎么办?连张太医都束手无策,如今也只能活马做死马医了,不然你还能有好办法?”

秦书盈伸手擦了擦眼睛,哽咽道:“是,我也没有好办法,我只是……只是可怜老祖宗,别……别到最后救不过来,还要让她这样故意作践着,我……我一想到这,就心如刀绞。”

“你说谁作践老太太呢?”夏清语眼睛一眨不眨注意着老太太的变化,耳朵却是没闲着,秦书盈的话也刻意没有放低声音,便是说给屋里所有人听的,她自然也是一句没漏的听了进去。

秦书盈正要说话,被叶夫人看了一眼,顿时不敢再说,只能是气鼓鼓的瞪着夏清语。对这个跋扈骄横的大嫂,她不说是恨之入骨也差不多了,敢在自己面前摆大奶奶架子?哼哼!最后落了个什么结局?今天倒要看看她怎么收场。

也不知是不是夏清语的祈祷起了作用,余老太君恰好经络十分敏感。耳听得那呼噜声终于逐渐低了下去,老太君虽然还没睁开眼,但半柱香后,憋得青紫的脸庞便渐渐恢复了本来颜色。

这一下叶夫人真是喜出望外,秦书盈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表情实在太破坏她素日里优雅高贵的形象,只是此时她却顾不上这些了。

一直围观了全程的张太医也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不等屋中众人说话,他便一步跨上前去,对夏清语竖起大拇指,连声赞叹道:“神乎其技,夫人真是神乎其技啊。那个……老朽冒昧问一句,这……这样的病人,用针刺合谷内关两个穴道,便可以救治吗?”

夏清语看着余老太君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也是长长舒出了一口气,暗道真是侥幸。她刚刚闯进来救人,完全是凭着一时热血和一颗为医者的仁心。此时想一想,若是没把余老太君救过来,这后果却也是挺可怕的,她才不信这屋里的女人会对她有什么感激之情,理解她尽力而为的善心。不过还好,余老太君终于是救活了,这一下,任何人都没有话说了,尤其是那个讨厌的二奶奶,呵呵,这相当于一巴掌呼在她脸上,爽,真是太爽了。

夏清语一边想着,却是不肯放过秦书盈,耳听得张老太医询问,她也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秦书盈笑吟吟道:“我这不是救人,而是作践老太太哈?”

秦书盈的脸一下子便涨红了,柳眉也竖起来,有心要说什么厉害话,然而这女人刚刚成为老太君的救命恩人,就连一向讨厌她的太太,都不好意思恶语相向,自己又哪里敢做这“忘恩负义”之人,因只好硬生生将这一口气咽下,只气得差点儿噎死。

夏清语这才转向张太医,正色道:“并非所有窒息的病人都可以用这个法子。老太君这是特殊情况。我在外面听婆子们说今儿早上有一样新奇菜肴,这里倒要问一下,是不是这样菜肴老太太从没吃过的?”

叶夫人点头淡淡道:“没错,昨儿贵妃娘娘让人送来了几样柏罗国的贡品,其中有一坛子腌肉,说是用柏罗国特有的什么雁腌制的,蒸熟了就着粥吃很好。老太太刚刚吃了一片肉,不一会儿便说嗓子难受,接着喘气儿就困难,到最后神志都不清醒了。”

夏清语心想吃别的肉没事儿,吃这个雁肉就会导致过敏?唔,难道这个时空里还有我不认识的动植物?嗯,很有可能啊。

一面想着,便拍了一下手道:“这就是了。老太太是吃着这个雁肉不对付,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因此用针刺内关合谷两个穴道,才可以收效。这也是老太太洪福齐天,经络天生敏感,不然,若是经络迟钝,这个病起病急,又重,即使针刺合谷内关穴,恐怕也未必能把人救回来了。”

在古代,过敏之类的词说了大家也不懂,因此夏清语只好尽量用他们能听懂的语言解释着。

***********************

今天可以冲新书榜了,求点击推荐票求收藏,反正就是求所有能求得一切,嗷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