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洞房出豻郎 第9章(2)

「长平郡主,你简直欺人太甚!」大步赶回来的威武将军勃然大怒,咆哮如雷。「老夫定要告上朝廷,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告便告,只怕届时颜面尽扫无地自容的人是你,威武将军……」长平郡主心重重一跳,随即昂然冷笑。「你不先问问你家的好儿媳都做了哪些下贱放荡的丑事,反倒来质问本郡主,你可真是老胡涂了。」

「哼,平日老夫敬你是郡主之尊,多有谦让,可没料想你今日无故凭着一卷不知从何得来的锦帛,便胡乱诬蔑我儿媳清誉,打上我威武将军府,伤我夫人,难道这一切还是老夫的错?」威武将军昔日也是打过几场恶仗得来的功勋,如今虽步入中年,浑身煞气犹存,就算如今在京中安养,也不是长平郡主想欺凌就能欺凌的小官小宦。「吾皇英明,必会为老夫做主!」

「好,本郡主就等你这句话,金銮殿上,看君上是为我撑腰,还是替你这老东西做主!」长平郡主高傲至极,目光如冷芒扫向地上哀哀痛吟呜咽低泣的严氏,涂着蔻丹的指尖一指。「不过本郡主现在就要到这贱人的院子搜上一搜——」

「郡主娘娘好大的威风,我威武将军府岂是你想搜就能搜的吗?」威武将军暴怒大喝一声,「府卫何在?给我把郡主娘娘『请』出府去!」

「诺!」府卫听得主人下令,再不犹豫冲了上来,密密包围住长平郡主的人马。

「威武将军,你这是想造反吗?」长平郡主气得浑身颤抖。「你区区一武夫,竟敢忤逆皇亲宗室的郡主?」

「老夫不敢,只是郡主未领圣命,就想来抄老夫的家,老夫如何能从?」

「好,你是铁了心护着你那红杏出墙的不肖儿媳,不惜与本郡主、与皇家对上了?」

威武将军脸色陡变。「老夫一片忠心誓死效忠吾皇,还请郡主莫胡搅蛮缠,乱泼脏水!」

「行。」长平郡主看出府卫众多,可恨自己今日带上的人马不足为抗,况且她也不愿当真和威武将军闹得两败俱伤,冷冷一笑道:「既如此,本郡主便退上一步,严氏的房我是定然要搜的,郡马若非受她蛊惑,许是还有什么贴身之物落在她手中遭她胁迫,否则又如何敢对本郡主有二心?」

「郡主,你——」

「你倘若不信,便亲自和本郡主一同走上一遭,如果搜不出什么阿物儿,便是本郡主有错,要我如何赔礼道歉都行。」长平郡主挑衅地扬眉。「威武将军,你敢是不敢?」

威武将军一时语塞,脸色阴沉愠怒地扫了已被搀扶起的夫人和儿媳一眼,心里也直打鼓,最后还是狠狠一咬牙。「成!」

今日纵然是顶住了长平郡主的威势,搜不得房,可也定然会传出他威武将军府心虚的谣言风声,倒不如正大光明地允她搜上一回。

威武将军却浑然不知,在他点头应允的刹那,原就伤势不轻的严氏顿时惊得昏厥了过去……

在此同时,严氏乱糟糟的院子里,正有个修长身形悄然若鬼魅,将内室中被严氏藏匿妥当的那只小匣子翻将出来,置放在黄花梨木拔步床内,有点隐密又不会太隐密之处。

置放好之后,修长身影霎时腾空一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宗师说了,严氏自身本就不清不白,那只小匣子里多年来和人私相授受的「好东西」,藏着掖着多没意思啊?自然是得公诸于世,这才能叫众人大开眼界呢!

片刻后,长平郡主的人马果然搜出了那只小匣子,一掀开……

威武将军虎目怒睁,眼前发黑,瞬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严氏和常峥玥之间狼狈为奸,一个仗着官势,一个靠着钱财,数年来做下了许多不可言说的私密勾当。

常家绸缎庄能在常峥玥手上拓展成获利丰厚的一十八家舖子,虽说还略略不及皇商郭家的风光,但这些年来暗地里累积的钱财恐怕连郭家都得倒退一箭之地。

严氏从中穿针引线,暗中打着威武将军府的名义威压了常家在南方订契的桑农蚕户,强逼以少于市面三成的价钱将上好蚕蛹供给常家舖子以纺织成丝绸罗缎,这其中一来二去,落在严氏手中的利钱自然惊人。

而常峥玥讨好了严氏这个未来的大姑姊,看中的除却鱼帮水水帮鱼之外,还有严大郎君未来必将扶摇直上的光明官途。

可是这一切却在今天,在自己眼前全部倾覆破灭……

常峥玥草草地包扎了额头,顶着晕眩刺痛的不适感,戴上遮掩的轻纱帷帽,便在荷女的搀扶下踉跄而出。

「严家哥哥……严姊姊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清雅温文的严大郎君此刻玉面惨白,满头大汗,有一丝罕见的凄惶无助。

「阿玥妹妹……你,你平素与家姊向来交好,你可否帮家姊作证?」

「作证?作什么证?」常峥玥心一颤,没有察觉自己声音突然尖锐警戒了三分。

严大郎君顿了顿,随即有些难堪而苦涩地低声道:「作证……她没有与外男……私通……」

她脑子一轰,脸色刷地涨红,旋即渐渐发白了。

严姊姊……东窗事发了?!若说往日她有多羡慕敬佩甚至忌妒这个未来大姑姊如何如何的长袖善舞风光无限,今日就有多畏惧厌恶害怕跟严氏牵扯上。

「家姊如今被姊夫休离,还被长平郡主告上衙门,她、她已经下了大狱,如果没有人证物证能为她洗脱清白,她……」严大郎君痛苦地闭上眼。

北周律,淫行丧德之妇,轻者,号枷十日,面烙淫字,流放千里,重者,骑木驴,沉塘……

阿父阿娘得知此事当场昏了过去,严家此刻乱成一团,生怕威武将军府和长平郡主府联手追究,又恐消息一出,严家名下所有商号将会遭受无可承受的重击,就连在他赶来常家前,已有几名惯常合作多年的商家在门口叫嚷着,要同他们解除契约,免得惨遭连累……

严家宗族迫不及待要将他们这支除族以划清界线,他举目四望,无人可求,也无人会在此时伸出援手,最后只能寄望于平时和姊姊最亲近,也是他……他未婚妻的常峥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