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洞房出豻郎 第8章(1)

三个人一起合力嗑掉了一大镬的鲜鱼汤饼,最后肚子撑得圆滚滚的小丘子已经昏昏欲睡,险些一头栽倒在汤碗里。

常峨嵋还来不及扶住他,一双长臂已经越过她一把捞抱起了这小豆苗。

「主……宗师?」

「他睡哪儿?」他眸光温和地看着她。

她一颗心怦怦狂跳起来,被他瞅得双颊发烫,强自镇定地起身领着他。

「这边。」

小丘子被轻轻放在枕席上,咕哝了一两声,终究沉沉睡去。

「谢谢宗师。」她凝视着他轻柔的动作,心不禁温软得一塌胡涂。

他往后一定会是个好阿父的。

可下一瞬,她心头酸楚了起来,怅然苦笑地摇了摇头。

以后这幸运的孩儿,只会是他与钟家娇娇的呀!

「为什么苦笑?」他声音低沉的问。

她一震,忙狼狈地掩饰道:「才、才没有呢,我这是吃得太饱,正打呵欠呢!」

他蹙起浓眉盯着她,常峨嵋被他盯得心慌,手脚都不该往哪儿摆。

突然间,一个温暖结实有力的大掌忽然握住了她微凉的小手。

她傻住了,愣愣地看着包握着自己手的修长好看手掌,是……宗师的手啊!

他的掌心很暖,还有着粗糙的厚茧,可是充满力量,却又温柔得好似怕捏坏了她。

常峨嵋心脏跳得太急太狂,恍恍惚惚间,浑然不知他何时牵着自己出了云堂,来到了月色溶溶的静谧后山一角亭子内。

四周幽然荡漾着许许多多不知名的花香,虫鸣唧唧,晚风习习,她却浑然不觉,只感觉到他的体温、他醇厚阳刚的男子气息,还有她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你放心。」豻忽然低声开口。

「嗯?」她莫名有些晕,有些醉,茫然地仰头望着他好看得不似凡人的英毅迷人脸庞。

「谁同你过不去,就是与我豻为敌。」他眸底杀气毕露,笑得冷戾邪魅又天杀的迷人。「往后,只有你押着他们打的份儿,谁敢反抗,老子亲手灭了他!」

哼哼,当他手头上那万千暗卫儿郎都是吃干饭的不成?

她小嘴震惊地张成了大大的圆形,心脏怦通怦通怦通……都快蹦出来了,脑子嗡嗡嗡成了一团浆糊,狂喜和迷惑交错,完全懵了。

他这是……喜欢她?还是……纯粹护短?又或者……纯粹是身为老大就是会气场全开的罩着自己底下的暗卫?是大家都有的福利吗?还是只有她有?是每个女暗卫都能得到被他霸气侧漏的牵手……还是男女都有?

脑袋瓜里的一堆点点点再加上问号问号问号,把常峨嵋绕得两眼发昏,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宗师您……您这是……几个意思啊?」最后,她小心翼翼,吭吭哧哧地问。

可常峨嵋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问,面前高大伟岸气势雄浑的大男人突然脸红了,而且越来越红,连耳朵都红透了。

「咳。」他眼神虚虚地乱飘,不敢直视她求知若渴的娇憨眼儿。

「宗师?」她大眼睛眨巴眨巴。

「你说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吧!」豻目光望着天空,耳朵可疑地泛红。

她怀疑如果不是月色太朦胧,她会亲眼看见一只大宗师红统统熟透的模样。

常峨嵋也莫名其妙害羞了起来,可是……可是不行!上次就是像这样莫名其妙暧昧心跳的午后之后,他就突然消声匿迹不见人影了大半个月,那种被拱上甜蜜蜜如世上最美好的梦境,却又活生生被打醒的滋味,她已经不想再尝第二次了。

她受不了自作多情后,再被现实冷冰冰掌掴的清明痛苦感。

「宗师。」她轻轻地,却坚决地挣脱开他暖和如磐石大山般带给她安心与依靠的大手,后退了一步,再一步。「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往后您交代的,我必誓死达成,可若您没有直言下令的,我绝不会自作主张,再一相……」

她后头那「情愿」二字虽没有说出口,但豻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英俊脸庞霎时由红褪成了苍白,张口欲解释,却发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

他如何能解释自己这十数天来的迷惑、忐忑、心乱……忽悲忽喜……

他甚至一瞬间想亲手杀了她!

豻心口绞痛闷疼得厉害,自责、后悔、惶然和酸涩满满充斥胸臆,只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何谈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他甚至连面对自己真正的心思都不懂也不敢,兜兜转转了一圈,把个小娇娇都遗弃抛却了在半途,现在他又哪来的资格要求她信任、依赖自己?

月光寂寂,晚风泠泠,他俩沉默不语,相顾无言。